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阿斯利康董事会主席雷夫·约翰森:外商投资法对外企在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护

发布时间:2019-09-28 09:46编辑:本站原创阅读(49)

    阿斯利康董事会主席雷夫·约翰森:外商投资法对外企在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护

      3月15日,刚刚结束的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外商投资法》。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外商投资法》的通过向世界宣示了中国坚持更加深入的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加强对外商投资的规范管理的决心。

    深化对外开放也成为了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一大重点议题,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9年年会开幕式上宣布了一系列对外开放的新举措。

    他表示,中国抓紧制定《外商投资法》相关配套法规,确保明年1月1日与《外商投资法》同时实施;进一步放宽外资市场准入,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平等对待内外资企业,大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

      “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药企之一,阿斯利康是中国进步的见证者、参与者和受益者。

    ”3月28日,阿斯利康董事会主席雷夫·约翰森(LeifJohansson)在博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阿斯利康是全球著名的制药企业,总部位于英国伦敦。 阿斯利康1993年进入中国,目前在全国拥有超过一万名员工,2018年在华销售额近38亿美元。

    公司在华投资超过10亿美元,分别在无锡和泰州投资建有供应基地,并在无锡建立了中国物流中心。 目前无锡供应基地向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药品。

      雷夫·约翰森拥有丰富的跨国公司经验,在加入阿斯利康之前,在1997年至2011年间他曾任沃尔沃集团首席执行官,更早之前,他还曾供职于伊莱克斯和等跨国巨头。

      可以说阿斯利康和约翰森本人都是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见证者,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期间,雷夫·约翰森和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一起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话题涉及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等中国营商环境的方方面面。   中国的营商环境国际一流  《21世纪》:基于丰富的跨国公司任职经历,对中国市场环境,特别是外商投资环境有何感受和体会?  约翰森:今年两会上审议的《外商投资法》对外资在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护。 阿斯利康累计在华投资超过10亿美元,见证并深切感受到中国政府在政策和市场环境上的有力支持,从给予跨国公司的优惠政策,到人才、资源的多方面支持,都为跨国企业扎根中国的长期发展创造了更好的有利环境。

    中国目前已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建设了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是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投资东道国之一。   中国投资环境的持续开放,对健康创新的持续重视,都为医疗企业的创新与发展带来了诸多机遇。

    我们能深切感受到中国健康领域的有序放开,并受惠于正陆续出台的优惠政策。

    这都吸引了更多海内外具有创新研发实力的医疗创新企业扎根中国,也为阿斯利康提升本土研发实力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21世纪》:中国是阿斯利康增速最高的市场,对中国市场还有哪些期待?  约翰森:中国现在是阿斯利康全球第二大市场。

    2018年中国市场的销售额达到了亿美元,同比增长28%,是阿斯利康全球销售额的18%。

      我们感到中国的营商环境正在变得更加开放公平,中国政府也在加速进口药的审批流程。

    这意味着更多的创新药能有机会通过快速审批途径进入中国,并且惠及到更广泛的中国患者。   我们在欧洲有众多研发设施,现在我们在中国也在建设研发生产供应基地。 现在中国的大学里生物和化学学科的专业精神在不断进步,在健康有很好的学术基础,有经营得不错的大公司,并且有一些发展中的中小型创业企业。   《21世纪》:能否谈一下,英国脱欧对于阿斯利康所带来的影响?阿斯利康是如何调整相关战略的?  约翰森:自从英国公投脱欧以来,我们就在为2019年可能发生的无协议脱欧做准备。 我们着眼于保证现在的药物供应以及科研合作,并通过采取一定措施来保证未来的研发;我们正在瑞典重新测试那些在英国测试的药品,并且在英国脱欧以前把药品尽可能地运输到患者身边。

    我们在与欧盟相关组织保持紧密沟通,确保他们从2019年3月29日起承认在英国测试的药品,以此来应对英国的政策。

    我们还在调整我们的货运战略,并且在欧洲和英国都建立一定的额外的库存,以确保货品供应。

    我们在寻求能够在英国脱欧之后持续欧盟与英国间科研合作的机制。   期待中国进一步完善专利保护举措  《21世纪》:在新一轮的扩大开放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无疑是一大重点,这对于药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阿斯利康对中国这方面的发展有何看法?  王磊:整体来说,国家知识产权的保护是在进步的。 第一,国家规定了任何专利无效的决定,包括涉及到外资的专利无效决定,要到最高法院来决定,不是随便一个法院可以决定的。 第二,专业诉讼方面也是有输有赢,大部分方面还是能赢的。 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在进步,不论是国企民企外企,对个人专利国家都是一视同仁进行保护。 专利保护是在进步,当然对我们来说,这方面还存在有待提高的部分。

    比如,我们很多新药批准以后,进入医保,不到两年就到期了,而国外会做很多的专利延长、专利数据保护,但目前国内没有明确的法规。 政府也在就相关的法规征求意见,希望能够看到相关法规的出台。

      《21世纪》:去年中国下调了部分进口药的关税,怎么看待相关的举措?未来在这方面有何期待?  王磊:在今年的博鳌论坛年会上,李克强总理也提及了减税降税的举措。

    很多举措也是考虑降低企业的负担。 去年降低肿瘤药物的关税和增值税,其实是企业和政府一起让利给患者,我们也没有从中牟利,是响应政府号召,把政府让出来的关税和增值税完整地让给患者,这个我们也做了。

    今后的话,政府会考虑降低一些罕见病肿瘤药和特殊药等特殊群体的用药负担,最终要降低患者自费部分的负担。   《21世纪》:阿斯利康在中国孵化了哪些商业创新模式已复制到了其他市场,比如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王磊:我们在全国建立了一万五千多家雾化室,还进行了智能化升级,用互联网方法把所有雾化室连接在一起,监控它的使用状况,这种模式在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有很大的应用前景。 在泰国、越南等“一带一路”国家建成超过550家儿童雾化室。

      迪拜卫生部长之前去阿斯利康创新中心参观访问、就地学习,希望把这个模式拿回去落实,不久前,我们在迪拜的雾化中心开张了。

    另外,俄罗斯卫生部门也带了专家团队一起来取经,今年我们也会去俄罗斯建立阿斯利康俄罗斯商业中心,他们尤其看重我们建设的胸痛中心,对糖尿病、肿瘤的模式、呼吸的模式也都很感兴趣。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上一篇:华安上证18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联接基金2018年年度报告摘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