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古镇木灯染渝帆(第一章 归去来兮)

发布时间:2019-07-08 08:0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31)

    古镇木灯染渝帆(第一章 归去来兮)

      第一章归去来兮  漆黑的夜色中,冷风卷起地上枯黄的腐叶。

    突然燃起一个萤蓝的光点,飘荡在空中,一阵风吹来,无数的萤火飞散开来。

    照亮了那参天古树林庞大枝丫与密林中那凸起的古观檐角,如龙脊一般盘旋,让人叹为观止。

    此时观中站这一个黑衣长衫人,一头短发与他的长衫完美镶嵌。

    负手而立对着风述说着什么忧伤的事,只觉背影凄凉只影。

    山下的溪水旁一座古宅矗立,门前的府匾上写着俞府二字,门前两只大石狮子显得时光的古气与威严。

    院后的树随风飘动,院中角亭便多了一抹黑子身影。

    时间沧海桑田,岁月却留下他一个与时间长眠,是不灭亦是灰飞湮灭,但岁月却先打破了齿轮!时间又把他归置于生命的旅途中。

      这时思溪村口的招待所却拉起了横幅,人声鼎沸,横幅写着欢迎三生画室前来思溪村写生。 几辆旅游大巴缓缓驶来,招待所老板俞徐来和几个领事迎接着。

    看着一个个朝气蓬勃的孩子,老板格外的热情。

    这个招待所古色古香,延河而建,三栋主建筑中间一处平坝。

    最大的一栋悬河而建,一共四层,两层低于平坝,对面两栋楼相连而抱,平坝分上下两层阶梯式,上面竖着一个巨大的木质算盘暗红色的似时间在上面冲刷过。   木西泽背着和身高差不多的画袋,手提巨重颜料,还有换洗的衣物。 拖拉拽着,对一旁的林勋子道:“勋哥,我们分两次搬吧!太多了,要吐血了太热了。

    ”一旁的杜京辉看到说:“阿泽,我帮你,你拿些衣服重的我来。

    ”林勋子撇撇嘴说:“辉哥,那我嘞,我也是弱不禁风的小女子。 ”杜京辉大笑:“勋子,你就是个莽汉,好不好。

    ”谈笑间突然一只手提过木西泽东西走向了住宿楼。 看着万迦宸无言的背影,木西泽吃了一惊。 林勋子挑眉到:“阿泽,我没看错吧!万迦宸给你提东西,不是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木西泽摸了摸鼻子,摇摇头表示不懂。 突然一个身影走来,随着俊逸的面庞越来越清晰,林勋子眉开眼笑大声道:“顾老师!”顾颐微微一笑道:“阿泽,勋子你们住三楼,京辉你们男生住二楼。 ”三人齐齐点头,顾颐却很自然的接过木西泽的背包到:“我送你们上去!”木西泽刚想开口拒绝,顾颐已经往前走了。 木西泽无奈摆摆头,跟在后面。 林勋子一脸开心跟在旁边跟顾颐有说有笑。 但是在后面却有几道毒怨目光向她们看去。

    白雨倩咬牙切齿道:“狐媚子,就会装柔弱。 ”一旁的几人纷纷附和。

      站在三楼的欧阳羽可,看着一切却不知道她心里想法。

    在3003寝室里与木西泽林勋子同寝还有同班的黄露,王语嫣等人。

    几人开心说着,林勋子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间,标配豪华的浴室,开心说:“笑面虎,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黄王二人也笑着说。

    木西泽却一个人呆呆望着溪水山林,心里有说不清的静。 夜深,几人却仍有说有笑,王语嫣一脸凝重的说到:“我给你们说啊!这古镇闹鬼,而且还有很多鬼宅,专门吃像我们这种年轻的女孩子。 听说那鬼青面獠牙,眼睛掉在外面,如果他看上了你就会一直跟着你,看着你,然后,,,,”几人出神的听着,被一串敲门声吓得尖叫连连,只往被子里钻。

    只有不信鬼神的木西泽利落的下床开门,出现老班程斌岳一脸懵逼的样子,木西泽笑了。

    站在后面的顾颐看着憋笑的木西泽,出声到:“你们在干嘛!快睡觉哦明天要起早的,起不来的没早饭饭吃啊。 ”程斌岳严厉到:“别一天天给我鬼叫,早点睡!”木西泽点点头,便关门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木西泽看着睡的如死猪一样的队友,摇摇头一个人出了门,走廊里很冷清,清晨阳光透过木雕花窗撒下点点金光。 木西泽抬起手指扶着栏杆轻轻划过去,长发上被初晨阳光笼罩着一层暖黄的光,身上也是阳光透过栏杆斑驳影子。 顾颐在二楼窗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初晨中的人儿,心中却是百般滋味。

    顾颐下楼走到木西泽身后,木西泽双手合十靠着栏杆看着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木。 顾颐静静呼吸着有她的空气熟悉的味道让回忆一刹那涌现出,,,不等他感受到回忆的疼。 木西泽一转身看见了顾颐,一惊后弱弱地说了一句:“顾老师好,你起的好早啊!”被木西泽拉回现实的顾颐微微一笑:“你也挺早的,吃早饭了吗?住的习惯吗?”木西泽摇摇头说:“没有,出来透透风,睡的挺好的,老师那我先回寝室了。 ”顾颐一笑而过:“去吧!把室友叫醒一起来一楼吃早饭啊!”木西泽点点头便向楼上走去,顾颐那迟来的疼蔓延在心头慢慢散至四肢百骸,感觉窒息感觉死亡,压住心里难受他转身离去。

      早饭过后,人三三两两的结队出发去村里面写生,几老师分别带着一些人去不同地方。

    木西泽和林勋子跟着老班来到一天河边,河水十分的清澈见底,两岸人家热闹非凡游人如织,老师组织大家到小巷子里河边写生。

    木西泽和林勋子把画架支在河边,连接河两岸的是一座古桥,全木质的两头还有一个小房子顶部铺着青黑的砖瓦,可以遮雨乘凉,。 特别雅致,木西泽特别喜欢就想画下来便一心的画起来,偶尔看看水中的游鱼倒映的白云蓝空。 一旁的林勋子可是个坐不住的主,便偷偷摸摸跑去买吃去了,安上桥头有很多卖特色小吃的。 木西泽浑然不知,一心一意的画着,这时河对岸的一颗古树下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望着平静的水面。 吸引了木西泽的目光,相隔太远木西泽并看不清他的脸,对岸的人似乎发现了木西泽的注视,一阵风吹来,木西泽偏过头再回首那人早已不见了,只有风吹落的树叶顺水而下来到木西泽身边。

    上一篇:全国天气:东北华北雷雨伴强对流 南方将迎更强降雨 中国传统节日及传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