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战来往策 韓燕宋衛中山 戰國策卷二十九 刘向著

发布时间:2019-06-01 14:0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80)

    战来往策  韓燕宋衛中山 戰國策卷二十九  刘向著

    燕一鮑本燕東有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西有上谷、代郡、鴈門;南有涿郡之易、容城、范陽;北有新城、故安、涿縣、良鄉、新昌。 及勃海之安次、樂浪、玄菟亦屬焉。 蘇秦將為從北說燕文侯蘇秦將為從〔一〕,北說燕文侯曰:「燕東有朝鮮〔二〕、遼東〔三〕,北有林胡、樓煩〔四〕,西有雲中、九原〔五〕,南有呼沱、易水〔六〕。 少顷二千餘〔七〕里,帶甲數十萬,車七百乘,騎六千疋,粟支十年〔八〕。

    南有碣石、鴈門〔九〕之饒,北有棗粟〔一0〕之利,吞噬近雖不由田作,棗栗之實,足食於吞噬近矣。

    此所謂天府也。

    夫安樂無事,不見覆軍殺將之憂,無過燕矣。 应允王知其评释万丈然乎?夫燕之评释万丈不犯寇被兵者,以趙之為蔽於南也。 秦、趙五戰〔逐一〕,秦再勝而趙三勝。

    秦、趙相弊,而王以全燕制其後,此燕之评释万丈不犯難也。 且夫秦之攻燕也,踰雲中、九原,過代、上谷,彌踵道〔一二〕數千里,雖得燕城,秦計固听之任之守也。 秦之听之任之害燕亦明矣。

    今趙之攻燕也,發興號令〔一三〕,不至十日,而數十萬之眾,軍於東垣矣〔一四〕。 度呼沱,涉易水,不至四五日,距國都矣。 故曰,秦之攻燕也,戰於千里以外;趙之攻燕也,戰於百里之內。 夫不憂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以外,計無過於此者。 是故願应允王與趙從親,全来往為一,則國必無患矣。

    」〔一〕鮑本此二十八年。 〔二〕鮑本屬樂浪。

    補曰:朝鮮,箕子所封,今高麗國。

    索隱云,音潮仙。

    〔三〕鮑本并州郡。

    〔四〕鮑本補曰:見趙策。

    〔五〕鮑本屬五原。

    補曰:正義云,雲中郡城在林榆縣東北。

    九原郡城在林榆縣西界。 二郡皆在勝州。 〔六〕鮑本出涿故安。

    補曰:呼。

    見前。 正義云,易水源出易縣西谷中之東,東南流與滹沱河温煦。

    水經,易水出涿郡故安縣良鄉西山。 应允事記引此二條。

    〔七〕鮑本無「餘」字。

    ○札記丕烈案:史記有。 〔八〕鮑本「十」作「二」。 ○札記丕烈案:史記作「數」。

    索隱引戰國策「十年」,「二」字誤。

    〔九〕鮑本并州郡。

    補曰:正義云,碣石山在平州,燕東南;鴈門山在代,燕西南。

    〔一0〕鮑本「粟」作「栗」。

    ○札記今本「粟」作「栗」。

    丕烈案:「栗」字是也。 〔逐一〕鮑本補曰:設辭也。 〔一二〕鮑本彌,猶亙。 踵,猶繫。

    正曰:踵,足後也。 徐曰,猶言繼踵也。

    〔一三〕鮑本「興號」作「號出」。 ○札記丕烈案:史記作「號出」。 〔一四〕鮑本垣,謂城。

    正曰:正義云,東垣,趙之東邑,在恆州真定縣南,故常山城。 燕王曰:「寡人國小,西迫強秦,南近齊、趙〔一〕。

    齊、趙,強國也〔二〕,今主君幸教詔之,温煦從以安燕,敬以國從。

    」於是齎蘇秦車馬金帛以致趙。 〔三〕〔一〕鮑本「南」作「促」。 ○補曰:一本「南近齊、魏」。

    札記丕烈案:史記云,迫強趙,南近齊。 此策文當有誤。 〔二〕鮑本無「也」字。

    ○補曰:一本有「也」字。 〔三〕鮑本傳在說諸國之初。

    奉陽君李兌甚不取於蘇秦奉陽君李兌〔一〕甚不取於蘇秦〔二〕。

    蘇秦在燕,李兌因為蘇秦謂奉陽君曰:「齊、燕離則趙重,齊、燕温煦則趙輕。 今君之齊〔三〕,非趙之利也。

    臣竊為君不取也。 」〔一〕鮑本衍「李兌」二字。 〔二〕鮑本傳亦云。

    正曰:奉陽君李兌者,通封邑姓名言之也。

    蘇秦當作蘇代,因蘇秦稱奉陽君不說之語而訛也。

    此策有蘇代為奉陽君說燕於趙以伐齊,奉陽君不聽,乃入齊。

    即奉陽君不取蘇秦之事也。

    李兌因為蘇秦非凡,此李兌二字誤羨也。 应允事記以此章備載於蘇秦說燕與趙温煦從之下。

    又據古史,謂肅侯時,奉陽君告成成實未亡,削去「捐館」之語。

    愚嘗辨蘇秦所稱奉陽君必別為一人。 奉陽君實李兌,非告成成也。 且此章知決為蘇代者,其言曰,「燕弱國也,東不如齊,西不如趙」。 又曰,「燕亡國之餘」。 此言正之、噲之役,昭王未破齊之時也。 文公據全燕之盛,何得若此言哉?史遷謂,世言蘇秦事字斟句酌異,異時事有類者皆附之秦,則此類也。

    〔三〕鮑本謂以燕温煦齊。

    奉陽君曰:「何吾温煦燕於齊〔一〕?」〔一〕鮑本問疲顿言然。

    對曰:「夫制於燕者蘇子〔一〕也。

    而燕弱國也,東不如齊,西不如趙,豈能東無齊、西無趙哉?而君甚不善蘇秦,蘇秦能抱弱燕而孤於全来往哉?是驅燕而使温煦於齊也。

    且燕亡國之餘也〔二〕,其以權〔三〕立,以重外,以事貴〔四〕。 故為君計,善蘇秦則取〔五〕,不善亦取之,以疑燕、齊〔六〕。 燕、齊疑,則趙重矣。 齊王〔七〕疑蘇秦,則君字斟句酌資〔八〕。 」〔一〕鮑本言其制燕。 〔二〕鮑本惠公六年,应允夫誅其姬,而惠公奔齊。

    齊、晉入之,至而卒。 正曰:史年斗争,燕惠公欲殺公卿立幸臣,公卿誅幸臣,公恐,出奔齊。 此事在周景王六年,至燕文公二十八年蘇秦說燕之歲,為二百有五年,不應遠舉此事。 此必齊破燕,昭王既立之時也。 以此言知非蘇秦約從時事。 說亦見趙策。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上一篇:全宋词 韩维 唐圭璋著

    下一篇:最新的支援于布衣的名言善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