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莫逆之交免费阅读(赵延沛夏岩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发布时间:2019-07-09 20:0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7)

    莫逆之交免费阅读(赵延沛夏岩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莫逆之交》小说简介独家小说《莫逆之交》由南朝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延沛夏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颁奖典礼上,主持人问赵延沛,“夏影帝第一次摘桂冠,您送了辆车;第二次您送了栋别墅;这次送了座庄园,下次呢?”两人CP粉高喊,“送自己!”赵延沛垂眸望着身边的夏岩,莞尔道:“那就如他们所愿,把我自己送给你吧~”隔年颁奖典礼,夏岩的迷妹们高举牌子,——恭喜我老公出嫁!这是一个十年好友......《莫逆之交》Chapter06免费试读席暮殷切地望着他,"前辈,你不记得我了吗?"夏岩有点脸盲,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求助地看向赵延沛,基本上他认识的人赵延沛都认识,而且都能记得住。

    只是这种赵延沛明显没有接收他的信号,淡漠地插手立在一边。

    夏岩只好说了声"抱歉"。 席暮自信地道:"没关系,我会让前辈永远也忘不了我。

    "夏岩被他这中二的话给逗笑了,用手肘戳了戳赵延沛,"我真不认识他?"赵延沛冷淡地哼了声,"容毅说你来之前没有吃东西,那边有点心,先吃点垫垫,省得一会儿喝了酒胃难受。 ""哦,你要吃吗?""我得应酬,你自己去吧。 "带着余瑶走入人群之中。

    夏岩和几个熟人打完招呼后,便躲到一边去吃东西。

    反正这种场合有赵延沛和容毅长袖善舞就够了,他只是走个过场。

    这时听一个温柔的声音唤他,"阿岩。

    "他回头时看到了杨怡宁,她穿着一件赭色百花仙子的抹胸晚礼服,网纱质地完美衬出她白皙的肌肤与丰满的上围,合适的腰身凸显出她优雅迷人的气质。

    娱乐圈里从来不缺美人,杨怡宁在如云的美人堆里,也自有一番风情。 夏岩放下糕点,站了起来,有些拘促地道:"怡宁。 "昨晚他在颁奖典礼上见着她,两人不过略略点头。

    他们当时分手分得果决也体面,此后这么多年,虽然同处一个圈子,都有意无意的避开彼此,再没有过什么交集。 夏岩对杨怡宁一直心怀愧疚,隔了这么多年突然相对,难免尴尬,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倒是杨怡宁很大方地向他伸出手来,微笑着道:"舞会要开始了,能陪我跳支舞么?"她的笑容还和当年一样带着如水的温柔,而事实上这个女子比任何人都要强。 --绕指柔是她,百练钢也是她。

    夏岩彬彬有礼地牵起她的手,进入舞池,手掌虚虚地揽着她的腰,尽显绅士风度。

    音乐的节奏很慢,他们缓缓的移动着舞步。

    杨怡宁将下颚轻轻地倚在他肩膀上,语气里带着几分温柔的哀伤,"你的舞已经跳得这么好了。

    "当年还是她教他跳得舞,满室清辉的晚上,她这样轻轻地倚在他怀里,矫小而柔软。 夏岩有些感慨,轻轻地揽住她的腰,两人之间漾起一种脉脉的温情。 赵延沛离他们不远,看着两人相拥的姿态,紧紧地蹙起了眉头。

    余瑶感觉到他的低气压,舞步都拘谨了起来。

    舞会结束后杨怡宁依然倚靠在他身上,"阿岩,陪我去那边坐坐好吗?"夏岩见她神情不太对,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没事儿,一月一次都习惯了。 "夏岩扶她到一边坐着,叫侍应生给她倒了杯热水,见她从手包里拿出两粒白色小药片准备服下,问道:"这是什么?""止痛片。 "夏岩皱眉,"这药有依赖性,现在就吃这个药,你的身子还要不要了?我让人去给你买点红糖水,喝了会好点。 "杨怡宁收起了药片。 在男人看来痛经是女性生理性的东西,每个女人每月都会痛那么一次,应该是习以为常的东西。

    因此也不会明白女生痛起经来程度不一样,有些人月经来了,不光胸痛、腰痛、腹痛,甚至连关结都痛。 助理很快就买来了姜末红糖水,趁夏岩去给她冲泡的时候,她悄悄地将药吃了。

    感觉到一阵凛冽地目光盯着自己,警觉地回头,对上赵延沛不太友善的眼神。

    旋及赵延沛便换上了儒雅的笑容,"最近和杨小姐很有缘份,走到哪里都能遇得上。 "杨怡宁挺直了腰背,"恕我记性不好,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你。

    "赵延沛酒杯轻轻地碰了下她的,"我和阿岩向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见到他就是见到了我。

    ""你们这么要好,看来以后老婆都是可以共用的。 "赵延沛微笑着道:"这等齐人之福,就无须杨小姐享受了。

    "杨怡宁的目光倏然冰冷了下来,带着怨毒的恨意。 两人针锋相对,如凛冬罡风呼啸。

    这时夏岩端着红糖水过来,好像冰天雪地里忽然有春风拂过,和乐融融。 夏岩将红糖水红杨怡宁,知道两人不对付,把赵延沛往别处推,"我刚没有陪亭亭跳舞,你去帮我陪陪她。

    "赵延沛就势握住了他的手,俯身过去,闻到了淡淡的茉莉花香,原来他还是用了自己赠的香水。 他心情愉悦了起来,握着他的手腕轻轻地摩挲了下,凑到耳边低声道:"等会儿一起回去,我让阿姨熬了你最爱吃的海鲜粥,嗯?"那是一把男中音,和平时听到的不一样,声线略微上扬,有种流光溢彩的华丽,又充满质感。

    夏岩只觉耳边一阵酥麻,仿佛有一根蛛丝从耳廓渗透到心底,密密匝匝缠绕上来,黏黏糊糊的。 他和夏素伊一样是声控,对美好的声音总是无法抵抗。 按说与赵延沛相识十年,对他的声音已经有了免疫力了,没料到他突然来了这手,夏岩猝不防及,心思一下就浮动了起来。

    他警告地瞪了赵延沛一眼,后者回他一阵清朗的笑声,端着酒杯迤迤然而去。 夏岩盯着赵延沛的背影暗暗磨着牙,他像个饿了几天的吃货,吃到了最喜欢吃的东西,结果才尝了一口就被人抢走了,抓心抓肺的难受。

    他等杨怡宁喝完红糖水后说道:"我让助理先送你回去,止痛片还是不要吃了,如果实在痛得厉害可以找中医调理一下。 "杨怡宁见他心神不属的样子,表情复杂,转瞬又换上了笑容,"没关系,你去吧。 "夏岩坚持陪同助理送她离开酒会后,才端着香槟来到赵延沛身边。

    后者正与隋唐夫妇谈笑风生,旁边的席暮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他也不插话,手插在西裤袋里旁听着。

    赵延沛又恢复了以往的声音,低沉舒缓,自然也是好听,可喜新厌旧是人的本能,夏岩听了会儿便觉得不满足,不悦地蹙起了眉头。 展开阅读全文。

    上一篇:浙江联通胡行正总经理一行莅临区第二外国语小学考察联通智学运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