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那时的春节 梦里的童话

发布时间:2019-06-11 08:2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01)

    那时的春节 梦里的童话

    上世纪七十年代,对每个人来说,过春节无疑是一年当中最为隆重的盛事。

    尤其是孩子们,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念着,盼得眼睛都蓝了。 一过了腊月二十,便巴不得父母赶紧蒸馍、过油、剁扁食馅,美美的解一回馋。 有肉与否先抛在一边,单那又圆、又软、又筋,令人眼晕的雪花白似的大馒头,闻一闻,就是一种享受。

    到了大年三十晚上,激动人心的场面终于来临。

    在炮竹的烟硝中,在烧纸余灰的游荡下,在两根红红喜蜡的烛光里,我们一家人齐聚在桌子旁,每张脸都映得红通通的。

    桌子上不见了平日那些包谷面或红薯面做的窝窝头,取而代之的是冒着热气的炸油馃、菜丸、菜包、豆包、枣花以及打鼻儿香的饺子。

    盯着这些好吃的,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上满了弦,小脸绷得登登的,筷子攥得紧紧的,生怕它一不小心飞到了哥哥手里。

    见我一副跃跃欲试、急不可耐的样子,父亲这才笑着说:好了,吃饭喽!同时嘱咐我:别恁慌,你是咱家的小不点,没人和你抢。 锅里的扁食,都是你的。

    毫不夸张的说,在当时,饺子是绝对的珍羞美味。 能吃饱一顿猪肉馅饺子,绝对是一年中最开心,最的美好时光。

    当然,做为春节的头等大事儿:吃,不仅体现在的改善上。 每逢走完亲戚,母亲总会大方的将回送的果子全部拆开,供我和哥哥们尝鲜。 常见的果子是一种状似月牙的糖角,内含一层粘粘的糖稀,咬一口,蜂蜜似的贼甜。 另外搭配一些暗红色的或椭圆,或长筒形之类的果酥。

    还有一种最好吃的茶果点心,因价格贵,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吃到的。 除了能够吃好的,喝好的!在孩子们眼里,过年最大的乐趣莫过于痛痛快快的玩。 在玩的过程中,最兴奋的莫过于拾炮。 赶上三十、初一、破五、十五几个特定的日子,只要听到谁家鞭炮声噼哩啪啦的一响,拾炮的孩子像撵兔子似的,一个个撒着欢儿,撂着蹶子的冲刺。 等鞭炮放过,大伙儿蜂拥而上,在炮竹的碎屑里连翻带扒。

    这些所谓的战利品,其实都是些没捻儿的炮,放、自是放不响的。

    唯一的法子是将其剥开,铺一张纸,控出里面的药面儿和药捻儿。

    然后燃着一根香,冲药面儿轻轻一戳,嗤喇一声,眼前便会爆起一溜儿星火。

    这一简单的玩法,却有个好听的名字炽花。

    然而最令我刻骨铭心的记忆,不是吃,也不是玩,而是父亲给我发压岁钱时的情景。 短短的一瞬间,足可以用神圣二字来形容。 我还记得,父亲摸出几枚二分或五分硬币时的表情,既和蔼,又庄严。

    发钱时,他会逐一的先给我们兄弟几个细细相面,考虑哪个该花,哪个不该花,花几分?每次的结果,都是我最多,一毛钱……这一毛钱,不用父母惦记着要,开学时,我会主动的退还回到他们手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悄然回眸,儿时的春节恍如隔梦。

    彼时,父母供奉的是陈氏宗亲先远三代及祖父祖母,现在,我供奉的却是自己的双亲。

    望着镜子里时愈不惑的脸,捧着相框里逝去的音容笑貌,春节我已痴痴的分不清是喜,抑或是悲……。

    上一篇:狼来了——兔兔日记400字 动物作文大全

    下一篇:火车上的中国人(王福春 著) 传统节日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