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38章 九字,你急什么

发布时间:2019-05-15 21:4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46)

      一室寂静。

      孤飞燕似乎发现了什么,毫无预兆地抬眼看来,一下子对上了君九辰那双深邃的眼睛。   她又吓着了。

    她神经大条地以为他这是审视,以为他还不相信她的能耐。

    于是,她直勾勾地看入君九辰的眼睛,认真说,“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说了包你满意,就一定包你满意。

    ”  君九辰分明是有些不自在的,只是很快又恢复一贯的冰冷,问说,“你瞧出什么了?”  孤飞燕认真说,“给我纸笔!快点!”  君九辰亲自取来纸笔,孤飞燕将第一张药方放在一旁,从剩下的十张药方里每一张各取一种药材,让君九辰一一写下来。

      这十个药材名依次是:兔耳风、忍冬花、白面姑、红冬青、玄及、吊黄钟,龙爪叶、土三七、苞叶木,野天门冬。

      孤飞燕一脸认真,“十张药方里藏着十味药,玄机就在这十味药里。

    ”  君九辰看不出端倪,“怎么说?”  “别名!”  孤飞燕忍着晕眩感,亲自提笔在这十种药材名下面依次写出了他们的别名:一支香、二宝花、三白草、四季青、五味子、六耳铃、七叶莲、八仙草、十两叶,百部。

      一看这些别名,君九辰就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不得不再次对眼前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要知道,这些药方芒仲给了不少隐退的老药士老药师看,那些高人都没瞧出隐藏的玄机来。

    而这个女人,只用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就破解了。   他喃喃道,“少了一个九字!”  孤飞燕很肯定,“对!缺一个九字”  君九辰知道这密函的套路了,他问道,“见血愁呢?别名叫是什么?”  孤飞燕答道,“见血愁的别名有不少,其中有一个很少叫的,叫做见血……飞!”  “飞”字,顾名思义就是程亦飞了。   而“九”字,孤飞燕第一时间就想到靖王君九辰。 那位殿下,不仅名字里有一个“九”字,在皇子中也排行第九呀!  孤飞燕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靖王君九辰,她着急了,“靖王殿下有危险,必须马上想办法提醒他!”  君九辰倒是非常淡定,“没想到,吴公公也是药学高手。

    ”  能从这等药方密函里领会到主人的意思,吴公公还真得有两把刷子。   孤飞燕才不管吴公公能耐如何,她着急地再次强调,“他们下一个目标就是靖王殿下,程亦飞这边失了手,他们一定会着急的。

    他们一定心急着要对靖王殿下动手!”  见孤飞燕那激动的样子,君九辰忍不住问了句,“你急什么?”  孤飞燕想也没想,反问道,“你不着急吗?听说皇上病了,靖王殿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太子那么小能顶什么事?祁程两家的矛盾还这么大,这朝里还不乱套掉?”  其实,孤飞燕说的这理由并非她着急的真正原因,她真正的想法是,靖王殿下救过她命,她想报恩。 她不想跟这家伙说实话,只能找其他理由了。   君九辰对她的分析却颇为兴趣,他若有所思地点头,“继续往下说。

    ”  孤飞燕思索了下,还真又继续了,“听闻靖王殿下从不结党。 哪怕是对祁程两家,都不偏不倚。 你若能查出真凶,为靖王避免一难,必得靖王殿下刮目相看。

    ”  据孤飞燕了解,靖王殿下回晋阳城之前,皇位的争夺十分激烈,不少皇子都欺太子年幼,经常算计太子。 而靖王殿下回来之后,皇子们就都不敢欺负太子了。

    靖王殿下自己不争位,也不允许任何人跟亲弟弟争位。

    皇子们不管是挑拨,还是拉拢都没用,对他可谓是又忌惮,又痛恨却同时也非常想交好。

      见君九辰不语,孤飞燕连忙又补充一句,“与靖王为敌,不如与靖王交好。

    至少,靖王欠你一份情。 这可是千金都买不着的。 ”  “呵呵,千金都买不着?”  君九辰嘴角勾起一抹令人难以琢磨的弧度。

    他站起来,隔着几案倾身而来,将小药鼎推到孤飞燕面前。 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果然能让我满意,药鼎还你。 你,我收下了。

    ”  也不知道是他的眼神太认真,还是他靠得太近了,孤飞燕微微怔住,心跳竟漏了一拍。   君九辰说完就要走,孤飞燕缓过神来,她无比高兴,连忙冲到君九辰面前去,问道,“怀宁公主跟御药房借调我,你会保我的,对吧!”  虽然她很洒脱地拒绝了程亦飞的好意,但是她心里头非常清楚,她一旦去了怀宁公主那,绝对死路一条。

    她正无计可施,这家伙既然找上门来了,她当然要牢牢抓住!  孤飞燕的兴奋和期待都写在小脸上,君九辰却面无表情,“乖乖在这里养病,明日上午,会有人来接你。

    ”  孤飞燕太高兴了,她认认真真福了个身,问说,“主子,我该怎么称呼你?”  她想,这家伙该把真实身份,真是面目露出来了吧?然而,君九辰却只是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他什么意思?  孤飞燕追出去的时候,早已不见君九辰人影了。   她径自嘀咕起来,“迟早都要说的,卖什么官子?不告诉我就叫你,叫你……臭流氓!”  她想了下,觉得不妥,又换了一个,“跟块冰块似的,就叫你臭冰块!”  芒仲躲在门后听够了孤飞燕的嘀咕,蒙面之下的表情那叫一个惊吓。

      臭流氓?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是流氓,他家主子也绝对不可能是流氓!臭冰块?他家主子确实冷冰冰的,可跟臭字完全搭不上边好不好!  芒仲都无法想象自家主子听到这种称呼时的反应。

    孤飞燕进屋了,他才送药进去。

    孤飞燕这才发现还有一个护卫存在,她试探了几句,芒仲一言不发,装聋作哑,放下药汤就撤。   孤飞燕也没多想,开开心心喝药。   虽然跟那臭冰块一番较量自己输得很彻底,可她的心情格外的好。   药女的身份实在太卑微了,祁家未婚妻的身份又到处不讨喜。

    她就算再有能耐,也极难在御药房施展拳脚,站稳脚跟。

    别说怀宁公主了,就是随便一个比她品级高的药士要欺压她,都非常容易。   但是,她有了靠山,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上一篇:第38届世界诗人大会将于10月举行

    下一篇:第38章 黄老板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