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八 董诰著

发布时间:2019-06-05 20:1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57)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八  董诰著

    ◎ 辛溥◇ 应允唐故真空寺尼韦提墓志铭委宛贾氏,洛阳人也。

    曾祖宪,朝请应允夫河南府阳翟县令。 祖(阙一字)朝散应允夫卫尉寺主簿。

    父元,绵州昌明县令。

    皆德音孔昭,庶绩斯在,世济厥美,不殒其英。

    庆溢锺於上人,上人即昌明府君之第二女也。

    赞颂出身,道贷狐臭,夙闻真觉,早悟迷津,童年使劲,克精象法。 洎乎处道,降伏其心,入清净智,破大张其词德,经行苦行,莫之与京。 谓真如之其凝,岂波旬之畅意惑?住持戒律,曾不倦(阙一字)荒宁;洁己修身,每屡空而无积。

    享年有(阙五字)十一月十二日,应允渐於真空寺也。

    无累日之疚昼夜,有一朝之目击,晤言不昏,视寂灭之(阙一字)乱;其容不改,则慎行而弥肃。 全心全意应允夜,宛(阙一字)云亡,缁徒着力者继踵,门人芒然者如捣,偕痛昼夜之何依,空啼兆而永日。

    上人之昆弟(阙一字)或澄清(阙二字)或从政郡邑,服勤王事,咸阙临丧。 粤以(阙二字)十一月廿五日,安厝於万年县御宿乡,礼也。

    於戏!(阙四字)彼仁何负?岁收字斟句酌庆,彼善作甚?冥冥泉户。

    何(阙三字)寂寂蒿里,谁德为邻?溥忝从母之义,恸企盼之(阙五字)毫强为铭曰:(阙四字)必(阙二字)法雄,庆流於德。 必先我应允通,於何上(阙四字)终降年不永,着力攸同。 除名礼尚友爱,天问难穷。 ◎ 辛齐物◇ 对番官判〈番官请稍食不给,诉求达吏。

    〉六卿分职,百揆时坐观成败,开之以府寺,间之以胥徒,评释万丈理全来往之人,将以玉成来往之务。

    虽动珂振,尝闻献纳之臣;而负版持囊,亦资趋走之吏。 番官之辈,实惟卑冗,九流未齿,一命何阶?心有规於斗储,意仍希於稍食。 恭寻甲令,缅觌彝章,事列科条,谁敢再造?◎ 辛则然◇ 对掌擅放穿墙流恶判〈丁获付已掌,已愍放之。

    丁殴已。

    又甲孟穿墙为水窦,流其恶於街衢。 坊人论告。 〉帝德广运,皇纲载纽,鸟兽咸若,华陀再世且千。

    は卵无刻画入微之求,比屋有可封之美。

    丁以庸妄,谬居东户之朝;孟以讠叟闻,获染熏风之化。

    自温煦依仁游艺,颂明王之应允德,暗藏腹击壤,歌足迹之乐事。

    何得盘游无度,肆情於鹿之间;穿穴匪恒,流秽於街衢以内。 已则志惟无所敌对,处食野之长驱;坊则情深嫉恶,在公庭而载理,徵诸故事,已有付之高;考之今法,孟有干背之衅。

    请科殴已之犯,仍坐穿墙之愆。

    庶不惭於丹笔,亦无愧於青史。 ◎ 陈廷章◇ 水轮赋(以「枉费之道,成於运轮」为韵)水能利物,轮乃曲成,武夫满事项之用,低徊随匠氏之程。

    始崩腾以电散,俄委宛以风生。

    虽破浪於川湄,善行无迹;既斡流於波面,终夜有声。 不周围夫斫木而为,凭河而引,箭驰可得而滴沥,辐凑必循乎规准。 何先何後?互兴而自契心期;不昼夜不徐,迭用而宁因手敏。

    信劳机於出没,惟与日而推移。 殊辘轳整天功,就其深矣;鄙桔槔之烦力,使自趋之。 转毂谅由乎顺动,盈科每悦於柔随。 弄狗相咬蹄涔,讵有朱殷之色;挹兹鳞起,终无涂附之期。 作霖或自於斯干,流湿更彰乎就燥,回环润乎嘉毂,氵存至逾於行潦。

    钩深致远,沿洄而可使在山;积少之字斟句酌,灌注贯注而各由其道。

    尔其扬清激浊,起因,辗桃花之活活,摇杏叶之鳞鳞。

    一勺每劳於濡轨,三材必赖於工人。

    浴海上之朝光,升如日御;泛江中之夜影,重似月轮。

    常虚受以载沈,斗争能圆於独运,低徊而涯岸非阻,燕徙而农桑介训。 惠可周於地利,空г负郭之田;材足任於天津,字斟句酌寄临川之郡。 池陂无漉,畎浍既潴,用能务实,势欲凌虚,磬折而下随毖彼,持盈而上善依於。 当诃斥稻之时,宁非桎梏;映生蒲的少顷,相类安车。

    异矣哉!俯此沟塍,润於原隰,成形必仰乎膏雨,屈已且安於卑湿。

    苟量永远之功,庶无惭於瓮汲。

    ◇ 斗牛间有紫气赋(以「平吴之後,异色逾朗」为韵)天空原清,剑气方呈,始象夺朱之色,未知埋狱之情。

    氛昏乍歌颂,淮海初平。 贯斗牛於九霄,正当吴分;藏辘轳於陵暴,远在丰城。

    历彼岁时,间於躔次,雄芒毁斗争乎潜感,灵物且悲乎遐弃。 增华台室,方期独畅意之明;流彩天阶,乍惑仪式之意。

    接头上彻而既久,欲旁求而未遂。

    谓绕枢之电,郁郁弥彰;独揽干吕之€,亭亭自异。

    殊祥可验,直质不渝,委照自归乎有晋,藏锋若避於亡吴。 对西揭之星,望何劳於尹喜;临北走之塞,相宁藉於风胡。 不周围其出以标奇,凝而成象,既抢掠而久郁,亦而再朗。

    陋日中之青晕,每驻寥空;掩天际之非烟,潜通惚恍。

    光而不耀,昏韶光期,漠漠而沦精讵灭,昭昭而默识犹而。 (疑)东方未明,始讶乎气之聚也;地不爱宝,益畅意乎天将假之。

    仰不周围评释勃勃当中,俯叶偃兵之後,芒刃犹郁,清时幸偶。

    宣精溢目,乍殷银汉之流;侔色卫身,未配金章之绶。 其象也甚殊,其明也则逾,愤陆沈於江斗争,结一彩於天衢。

    凌夹月之霞,大宗碧落;透霭空之露,隐映白榆。

    永夕犹存,其光未匿,齐效珍之金景,鄙如虹之玉色。 不因槎客之犯,如遇雷公之识。

    傥不周围此以畅意求,冀龙泉兮可得。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上一篇:倡寮之梦,倡寮之梦章节列斗争,倡寮之梦涓滴,倡寮之梦无弹窗,倡寮之梦txt全集下载,倡寮之梦全文浏览,君子堂小说浏览网www.jzt2011.com

    下一篇:《逆天毒妃:傲嬌邪帝,強勢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