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话说孙权(九 好学篇 5 立德·立功·立言)

发布时间:2019-07-08 08:0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62)

    话说孙权(九 好学篇 5 立德·立功·立言)

      语曰: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再次立言。

      这是说,读书人有三方面的事情好做。 首先是加强自身的道德修养,其次是取得事业成就,最后是以文章著述流传后世。

      立德当然是首要的。 人首先要做个好人,然后才能谈立功、立言的事。 如果读了一辈子书,连怎样才是一个好人都搞不清楚,善恶不辨,是非不分,这书就算是白念了。   我们常说开卷有益。 其实也不尽然。 比如有些书就不是好书,如教人如何偷税漏税、教人如何靠打麻将发财等等,却堂而皇之地摆在书店里卖。 买的人还不少。

    缺少判断是非善恶的能力,这样的学习是越学越坏,这样的“成功”,是越“成功”越糟。   还有一句话是“文人无行”,是说有些笔头子上很可以的人,从“立言”的角度讲是很不错的人,在写作之外的道德操守、行为举止就不怎么样了。

    这不能不说是许多文人的极大缺陷。

      另一个方面,立德、立功、立言在一个人的实际生活中是不可能绝然分开的,也不应该绝然分开。 如三国时的管宁做学问,既是加强自身的道德修养,也是在完成自己的教育事业。 诸葛亮当丞相,既是做了大的事业,同时也表现了自己高尚的道德情操。

    司马迁写《史纪》,既是为后世立言,也寄托了他自己的思想情怀,而且也是一项巨大的事业成就。

    因此,这是三而一、一而三的关系,是不需要分得那么清楚的。

      在这三者之中侧重于哪一方面,每个人都不一样;这就要依其自身的特点、爱好和环境条件等等具体情况而定。 无论侧重于哪一方面,我们都不要贬损其它方面而唯我独尊。 而文人还确实有这样的毛病,就是“文人相轻”。   刘表曾亲自写信给孙策,先拿给当时的名士祢衡看。

    祢衡看后嘲笑地说:“你是要写给孙策这个帐下儿看,还是要给张子布(张昭)看呢?”在他看来,孙策没有学问,是不配看他们这些名士们写的高深东西的。

      其实谁都不应该轻视谁。 孙策虽然没有张昭那样的学问,张昭在政治和军事能力上也无法同孙策相比。

    珍视自身事业的价值是应该的,同时也不应该否认其它事业的同等价值。 只有悟了这一层道理才是通人。

      我们说立德是基础,并非说它就是一切。

    立德落在实处还是要立功、立言;即使不从政当官降大恩泽于民,也要尽可能地做些好事,以自己的好德行来影响周围的人,在这个世上留下一些什么。 如果不这样想,只是一味地独善其身,这样的道德就是苍白无力的。   说来说去还是这六个字:立德·立功·立言。

    上一篇:朝体惊梦(第一章 午夜奇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