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朝体惊梦(第一章 午夜奇遇)

发布时间:2019-07-08 08:0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38)

    朝体惊梦(第一章 午夜奇遇)

      第一章《午夜奇遇》  夜色带着弥漫的雾气笼罩着北京这座首都,一辆金健出租车停到了朝阳体育馆里面。

    车辆不停的打着双闪,司机屈卷在驾驶坐位上,混身在抽搐,“放开”放开。 不知道在让谁放开,可周围没有什么人,难道见到鬼了。   此时已经凌晨一点了,这位司机姓杜,是金健的一名新的哥,平时为人诚实善良,勤劳能干有股敬业精神,被评为的士之星,但是今天的举动令人惊恐。   原来他刚刚拉了一名奇怪的女乘客,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妇女。   是在酒仙桥南路上的车,当时路两侧没有路灯是漆黑的一条路,今天特殊的奇怪,杜师傅也没看清女人的脸。   她站在车前摆手,杜师傅一脚刹车声停住,本来脾气就和善的杜师傅想说一句,“你怎么打车呢,多危险?但是嘴没有张开,这女人突然坐到了后车座上。

      此时杜师傅感到一种恐惧,觉得这女人的速度这么快,怎么开车门关车门的声音都没有,突然就坐到了后车座上。

      这令杜师傅惊恐起来,心里默默念道,”难道自己遇到鬼了”?事实摆在眼前,尽量使自己不必多想。   杜师傅撞着胆子回头想看看这女人,是不是自己开车太累眼花爎乱。   杜师傅还是壮着胆子回头看了看,发现一个长发落肩的女人。 脸蛋如同白纸一样没有血色,长发盖住了多半个脸暇,模糊的看不清五官像貌。

      杜师傅吓的差点喊出声音来,但是还是闭住呼吸没敢喊,心里强压住恐惧,把头慢慢转回去,“‘詀詀嗑嗑的道,“您要去哪里?  朝阳体育馆里面,开车走吧。 她阴冷的说,“这声音好像聊斋里面女鬼的声音,和正常人的声音完全两样,杜师傅心里更加害怕,心嘣嘣直跳,似乎要蹦出来,颤抖的手在挂动挡把,心里也在默默祷告,怎么这会没有车过来,还真是女鬼,这么晚去朝阳体育馆干什么?就有了开车门逃跑的念头。   这时,突然从对面过来一辆车,那车灯照到杜师傅这辆出租车,杜师傅一看有车过来。 胆子也大了点,停下刚起步的车子,本能的用手开车门,嘴也张开要喊救命。   但是门子怎么也打不开,嘴张开也喊不出声音来,好象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   就在这时,车上的女人说话了,“师傅不要害怕。

    我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送我过去,我还要求你办点事情。   我是鬼,但是你知道我生前是干什么的吗?你在好好看看我,不要害怕  杜师傅一听她说自己真的是鬼,又说不伤害自己。

    心里一时有点镇静下来,但是想不通什么事情要自己帮忙,便回头仔细看看那女子。   杜师傅顺手打开了车内室灯,回头打量这位女子。 看她面色发白,脸上毫无血色,表情冷默,一张椭圆的脸蛋,两弯修长的浓眉,眼睛里带着无比的忧伤和怨气,这女人生前一定很漂亮。   但是奇怪的是,往她的衣服上看,却是几年前老款的的士服装。

    杜师傅心里很奇怪,心里想道,“难道她生前也是个出租司机。   此时杜师傅忘记了后面坐的是个鬼魂,放松了心里的障碍。

      他挂起了挡,车掉头开始奔向了星火西路。

    他随口说道,“姑娘我这就送你去朝阳体育馆,没想到你跟我是同行。 怎么会在这里打车?杜师傅的口气变得大方亲切,不像刚才那副恐惧的样子。

      那女人听到杜师傅的问话,长叹了一口气,显得很凄凉,似乎所有的怨气和冤屈从这一声叹息中发放出来。

      她脸色更加发白,一双惊恐的眼睛发出了两道历光。   我要报仇,我死的很惨,我做了三年的孤魂野鬼,我要让杀死我的人尝命。

      这声音发的凄惨,象电影鬼片里配音师发出的声音,震动着整个车箱。

      杜师傅听这女子凄凉的叙述,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来她是几年前被人害死的,心里感到很同情,绝心要管这件事情,为首都同行的的姐报仇。

      想到这里就问那女人道,“原来您是被人害死的”,是谁这么狠心?我决定帮你报仇,让警察抓住那凶手给你尝命。   女人听到杜师傅的话,心里十分感激的道,“谢谢师傅,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等抓住凶手我就该投胎去了,我的案子也就大白天下,您就是我的恩人。

      那女人探头看了看监督卡上的名字,您是杜辉师傅,也在金建公司?和我一个公司,也是缘分。

    我在阴司会保佑您的,您的活会越来越多的,这女人很感激杜师傅的帮助。

      此时杜师傅早已经没有害怕的念头,他坦然的道,“我姓杜叫杜辉,在金健出租公司,是雷峰车队的队员。 没想到和您是一个公司,真是有缘分。

      帮助您是我应该做的,何况这是一件好事。 也为您报仇,不能让不法份子逍遥法外,在去害别人。   杜师傅接着道,“您的情况也要告诉我?您生前哪个车队和家庭住址。

    怎么被害死的,做案的地点,最好知道那杀害您的人的姓名和相貌?我好帮助您把材料交到公安机关,有利于公安机关破案。   那女人既惊喜又凄凉的道,“您是雷锋车队的?我姓张叫张梅,”我是顺义南彩村人,也在金健出租公司。

    是七分三队的,经理是刘宾队长赵磊。

      杜师傅听她说跟自己一个公司又是一个队。

    觉得很惊讶,真是巧合还是缘分。

      杜师傅亲切的道,“缘分”,我跟你一个分一个队,但是我是后来去的金建,我说我没听过您的名字,我去的时候您可能已经遇害一年了!我是去年初去的金建。

      张梅一听点了点头道,“也是缘分”,您也许是我期盼的救星?“杜师傅至于我被害的经过,等到朝阳体育馆那里您会一目了然,不论看到什么请您不要害怕!  杜师傅点点头道,“没什么害怕的”,既然帮忙还怕什么?  倆人一路聊天,哪里象是遇到鬼,说话间车子已经穿过了星火西路到了姚家园路,马上就快到朝阳体育馆了。

      路上的路灯很亮,有断续的过往车辆。

      杜师傅从后视镜发现张梅没有坐在后座上。 心里有点奇怪,是不是路上的路灯影响?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杜师傅随口喊了一声,“张梅,在后面吗?连续三遍没有回答。

      此时,杜师傅心里觉得奇怪,难道鬼会怕路灯不成?  杜师傅心里想的功夫,车已经到了朝阳体育馆门口。   奇怪的是,此时的朝阳体育馆一片漆黑。 警卫大门口也一样,没有一点灯光。

    这周围很宁静,静的让人有点毛骨耸然。

      突然发现张梅站在门口,体育馆的门也开着,可警卫哪里去了?不会让张梅给吓死吧?  看到这场面,不再害怕的杜师傅也冒出了冷汗。

    心里也感到一阵恐惧,心里产生疑虑,毕竟是和鬼打交道。   此时,张梅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后车座上,她看出了杜师傅的疑虑。   张梅阴沉的道,“杜师傅我不会故意伤害他们的”,只是用法将他们迷倒,让他们多睡一会,我好带你去到我埋葬的地方!  杜师傅一听张梅的叙述也对,不把他们迷倒怎么进去,既然没伤害无辜就可以了,没想到鬼也这么神速。   杜师傅擦擦冷汗说道,“没事”,我还以为有什么变化了,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张梅指挥着杜师傅把车开进了朝阳体育馆里面,这里面树木郎琳,高密的树木就像黑塔一样耸立在两侧,一条林荫小路左右拐弯就靠车灯的照射前进,这里面非常的静,好像进入另外的世界,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又从杜师傅心里浮生。   车子拐到一颗松树旁边,张梅沉声道,“这里是埋葬我尸体的地方”……您把车停到这里吧!我会带你进入我的被害场景,杜师傅不要害怕。   此时杜师傅把车子停到一边,说是不害怕,但是额角也冒出了冷汗,头发都树立起来。

    精神极度紧张,傻傻的坐在司机座位上,但是嘴还是说道,“没事……没事……。

    上一篇:古镇木灯染渝帆(第一章 归去来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