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38章 黄老板的委托

发布时间:2019-05-15 22:1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92)

      有心算无心,我来不及反应,扭头看时,那尖锐的狗牙直刺我眼珠子而来。   “嘭!”我呼救声都没喊出来,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撞飞,等我晕着脑袋恢复视线时,一条黄毛土狗正亲切的舔着我的手腕。

      “是你救了我?”  老板也被吓出了一身汗,毕竟我要是被他的狗咬瞎眼睛,那后果就严重了。

      “兄弟你没事吧。 ”他赶紧蹲到我旁边。

      “没事,不用担心。

    ”我正要起身,忽然感到手腕酥麻。 扭头一看,那土狗似乎对我的手腕很感兴趣,不断舔着某一个地方。   “这狗跟我还挺有缘……不对!”我脑中猛地划过一道闪电,“这狗舔的地方是阴间秀场梅花蛊留下的伤口!”  急忙抽回胳膊,顾不上搭理赔笑的老板,我趴在地上和那条土狗对视:“你知道这是什么?”  老板被我的反应搞懵逼了:“咋还趴下了?这丫该不会要讹我吧?”  “老板,这条狗我要了!”  “恩?什么情况?”  “我说,这条狗我要了!”  “不是,兄弟,这狗不卖的,那五十万估计也是老道士酒后胡说的。 ”  “它叫什么名字?”  “兄弟你咋这么耿直呢?这狗一直在等它主人回来,你就算买走,它也会偷偷溜回来的。 ”  “告诉我它叫什么名字!”  “白起。 ”  “白起?是那个大秦第一猛将,坑杀了四十万人的白起?!”  “字上来说是一样的,可……”  “好一个霸道的名字,好重的杀气!怪不得宠辱不惊,鬼神不扰!这条狗我要定了!”  站起身,我掏出阴间秀场的黑卡:“老板,五十万不会差你一分一毫!”  “兄弟,你冷静点……”老板彻底傻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用再犹豫了,它就是我想要的!”伸手摸出口袋里的二百块钱,塞进老板手中:“咱们分期付款,这二百你先拿着,白起!我们走!”  一路小跑,白起被梅花烙吸引,紧跟在我身后。   等我俩跑出两条街,才听见老板的叫喊,他挥着两百块钱,穿着拖鞋在后面狂奔:“喂,那狗不卖的!”  “差的四十九万九千八肯定还你,不用再送了!”  跑出宠物市场,上了出租车我就赶紧让司机开车。

      “先绕着市里转一圈,然后再回来,快点。 ”  “好的,好的。

    ”  等我再回到宠物市场,发现老板并没有报警,生意还在照做,才放下心来。   “估计他以为第二天你就会自己偷偷跑回去。

    ”摸了摸白起脖子上的毛,这条狗很人性化的卧在我腿上,鼻子却不断嗅着我手腕上的伤口。   “你也知道阴间秀场吗?”那是噩梦开始的地方,我永远也无法忘记,我对那里有种无法克制的恐惧,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一直不敢再去无灯路进行调查就是很好的证明。   带着白起回到快乐巅峰,小凤已经做好了饭,正坐在桌边认认真真背诵着各种商品的名字和价格。   看到她脸不红心不跳的念出一个个让人羞羞的名字,我不禁莞尔。

      “今天这饭菜不错啊,没进门我都闻到香味了。 ”  “你回来了。

    ”小凤高高兴兴的迎了出来,没成想一眼先看到了跟在我旁边的白起,她“啊”的尖叫一声,又躲回店里。

      “高健!那、那是什么?”  “它叫白起,以后就是我店里的一员了。 ”进入屋内,白起摇晃着尾巴,慢慢悠悠的绕着小凤转了几圈,天命红鸾的小凤此时竟然瑟瑟发抖,不敢乱动。

      它似乎很满意小凤的反应,对着小凤叫了三声,然后自己跑到屋里咬尾巴玩去了。

      “小凤,以后饭菜做三份,要顿顿有肉,这狗通人性,别亏待了它。

    ”  “我感觉你对它比对我都好。 ”  被吓坏的小凤,有些委屈,我赶紧坐到她身边:“你辛苦了,我给你涨工资,明天咱们再去买几身合适的衣服……”  说完这些话,我默默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怎么跟个感情骗子似的?”  看着开心了许多,还在不断给我夹菜的小凤,我有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更加说不出口了。

      吃饱喝足,困意袭来,我让小凤睡在二楼床上,自己则在一楼打起了地铺。   第二天一大早,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美梦中吵醒。   “谁啊?”  一开门,是一个穿着风衣,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怪人。   “我说哥们,来成.人店买东西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至于穿的跟特工一样吗?”  那人语气清冷:“屋里面谈,我有业务要麻烦你。

    ”  “业务?”  进入里屋,让小凤出去看店,我给风衣男泡了杯茶:“不知道是哪方面的业务?”  对方没说话,只是把皮包放在桌上,然后打开:“十万块钱的业务。

    ”  “大手笔啊。 ”相比于夏晴之的小打小闹,这才是真正的业务:“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说说吧。

    ”  那人起身站在门口,确定外面没人偷听后,取下帽子重新坐下:“高先生你好,我是乾鼎药业黄董事的私人秘书,鄙人姓张。 ”  “现在贵圈都流行请男秘书啊?幸会。 ”我视线就没从那十万块钱上离开过,红艳艳的,看着真漂亮。

      “高先生,这十万只是定金,如果你的调查结果能让黄董事满意,我们会再给你十万。

    ”  “前后二十万,你们想让我干什么?偷取敌对公司的商业机密吗?”  “是这样的,黄董事共有三个孩子,两女一男,大女儿在外省工作,二女儿重病在床,唯一的小儿子黄冠行二十刚出头但却成日游手好闲,浪迹花丛……”  “你该不会让我去调查你的上司黄董事吧?”  “那怎么可能?这项业务的委托人就是黄董事,他在江家婚礼上见过你,觉得你很有能力,所以才让我来和你沟通。 ”  “抱歉,是我莽撞了,你继续说。

    ”  “黄董事的小儿子虽然不务正业,成日只知道花天酒地,但他毕竟是黄董事唯一的儿子,也是唯一能延续黄家血脉的人。

    ”  “所以平时纵然头疼,黄董事依旧一直派人暗中保护,怕他出现什么意外。 ”  “可就是在层层保护之中,黄冠行还是死了。

    ”  “死了?”  “是的,警察调查的结果是意外车祸,而且是因为黄冠行酒后驾车导致,他负全责。

    ”  “酒后驾车出了事只能怪他自己。

    ”我点燃一根烟:“不介意吧。 ”  张秘书摆了下手:“黄董事的儿子虽然好色顽劣,但是却有一个毛病,他酒精过敏,酒后驾车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  “而且酒精是后来通过尸检检测出的,所以黄董事怀疑有人谋杀了他唯一的儿子,并伪造成意外车祸。 ”  张秘书坐直身体:“和我们乾鼎药业有利益冲突的集团很多,凶手很难确定,黄董事又是乾鼎药业的门面,有些事情他不能亲自出面,所以想请你在暗中调查。 ”  我思考了片刻,私人侦探通常不会受理关于命案的委托,但桌上红艳艳的钞票确实诱人。   “好的,你的委托,我接受了。

    ”掐灭烟头,我打起精神:“我需要你们给我提供一些资料,包括黄冠行生前所有的通讯工具,以及社交账号,我要挨个筛查和他有过接触的人。

    ”  “没问题,你们的规矩我懂。

    ”张秘书从风衣里取出一份文件袋:“黄冠行生前的两部手机都在里面,他的社交账号和密码记录在文件里。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随时都可以跟我联系,我会全力配合你。 ”  ……  将张秘书送走,我锁上二楼的门,打开文件袋。

      “二十万的买卖,看来我要全力以赴了。

    ”  拿出黄冠行用过的手机,登录微信账号后,一个有些熟悉的用户名出现在眼前。

      “人帅活好妹纸爱?这不是……”  。

    上一篇:第38章 九字,你急什么

    下一篇:第390章 小小的特殊能力(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