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乞丐的真实身份

发布时间:2019-08-06 09:2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9)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乞丐的真实身份

    听着田丰的话语,方人和面Y沉到了极点,“田丰,你今天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当然这些都是方人和心中的想,田丰自然不可能知。

    当走到刚才扶着方人和的女人旁,田丰转过脸对着她微笑一下,“你长的漂亮,前也很壮观了,但是你不过是一件替代品罢了。

    ”田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别跟着他瞎混了,因为他就是一只衣冠禽。

    他不会真的喜欢你,只是把你当做玩罢了,等到玩腻了就会把你当垃圾一样丢掉。

    ”说完之后田丰哈哈大笑几声,便是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的向外走去。

    整个省城所有的警察都知红楼是方家的地盘,碍于方家的威势他们平时很少来这里。 可是今天却是突然接到报警电话,说红楼有人闹事,方家大少爷被人打了。

    当110报警中心把转到附近的派出所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这是有人故意开玩笑,毕竟他们都知红楼是方家的地盘,在那里方家的少爷怎么可能被打?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用脚趾头想想都不可能是真的。 可是当110连续转来十几个报警电话的时候,派出的民警才意识到可能红楼真的出事了,急忙联系在周围巡逻的民警去红楼看一看带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由于太匆忙,去的两个人忘记了换警服便直接走了。 两人快速来到红楼便是看到田丰嚣嚣张一脚把那个三叔踢得在地上大声的哀嚎。

    他们俩个都知红楼不是一般的地方,能到来到这里的人都不简单,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他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来到之后并没有轻举妄。

    直到田丰威胁了方人和准备离开之后他们决定出手。

    看着田丰嚣张的向外走去,而且他从来没有见过田丰,以为他不过是个不怕死的sb而已。

    两人这才急忙拦在他的前大声喊,“不许,我们是警察,现在怀疑你了故意伤人罪,你要跟我们走一趟。

    ”“我为什么跟你走,你说你是警察,怎么证明。 ”田丰扫了一眼前的两人,淡淡的说。

    两人随即拿出警官证竖在田丰的面前,“这是我们的警官证!你现在应该相信我们俩是警察了吧。 ”“不相信,现在造假证的技术很先,万一你们的证件是假证呢?”田丰胡搅蛮的说:“你他……”一个警察正要开骂,但是见到田丰盯着他一脸戏谑地表时,赶就住口了。 和方家大少也相比,自己算个P?刚才他亲眼看到一向嚣张的没边的方人和都服了,他要是在他面前嚣张,说不定他会突然给自己来一下绝户撩Y,看了一眼那个三叔的样,知他那里的伤就算治好了也只能变成太监了。 自己家里的漂亮老还等着自己宠幸呢,所以还是别冒险了比较好。 虽然极不愿意,但两人还是再次将证件在田丰面前晃了一次。

    “看仔细了,这是真的警官证,全省统一发放的。 ”东方傲霜看到田丰被两个警察拦住,担心田丰连警察也揍了,那样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到的话,恐怕会酝酿出一起极大的风波。 赶走过去,说:“田丰,不要再乱来了。 跟他们去吧。 我会替你想办的。 ”“好。

    ”听到东方傲霜这样说,田丰脆地点头。 “这是我们东方世家的未来女婿,希望你们不要为难他,如果他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你们将承担这一责任。

    ”东方傲霜语气冰冷地对那两个警察说。

    “!”听到东方傲霜的话,两人警察直接愣住了!“,怪不这人这么牛叉竟然敢在红楼闹事,原来背后有着东方世家。

    ”想到这些,其中的一个警察一脸堆笑的说,“请您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的对待这个哥们的,绝对不会让他受任何的委屈的。

    ”田丰做在那两个警察的车上向警局走去,还没走到派出所呢,那两个警察便是接到派出所长打来电话直接把田丰给放了。 而且两人为了讨好田丰直接开着警车把他送到东方世家的。 看着警车远去,田丰并没有直接向去而是想着旁边不远的一片黑暗中走去,刚才在经过的时候他看到哪里有个人影在晃。 想起和那个乞丐的约定,他料定一定是那个乞丐在哪里等他。

    当田丰走到黑暗中,一个淡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来的好像有点晚了。

    ”“刚才在红楼那边有点事耽搁了,所以来的晚了。

    ”说话的时候田丰已经走到了那个乞丐的边不远,“你约我在这里见面,不知有什么事?”黑暗中,乞丐盯着田丰看了一会,然后说,“我知你现在有点疑,但是我找你自有我的理。 ”“什么理?不会是觉得我功夫不错,所以想和我在在这月圆之夜和我决斗吧……也不对,今天没有月亮。 ”“呵呵,你小子的想象里倒是十分的丰富!真不知掌门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把合欢派的掌门之位传给你。 ”“什么合欢派……什么掌门……什么把掌门之位传给我……你说什么呢,武侠小说吗,我可是有段时间没有看了。

    而且你要是在大晚上的想和我谈论这些东西的话,那我就要走了。

    在上还有人等着我抱着觉呢,我嘛费时间在这里陪你这个乞丐。

    ”“嘿嘿……这点你们两个倒是很像,都很好,可是作为合欢派的掌门如果不好的话,那也就不配做掌门了。

    ”“乞丐大哥……乞丐前辈……乞丐叔叔……你把事说明白一点好不好,你嘛在我面前说什么合欢派。

    ”“我向你说合欢派是因为你就是合欢派的新任掌门!”乞丐突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什么?”田丰突然像是兔子被猜到尾巴一般的跳开了,“我什么时候成为合欢派的掌门了,我怎么自己都不知?”感觉到田丰的疑,乞丐微微皱眉,“你不是合欢派的掌门,那你怎么会我们合欢派只有掌门才能修炼的合欢十三式?难最近传言是真的,掌门人已经遇险了,而且是你杀了他。

    ”说最后的时候,乞丐的声音都在颤抖,而且语气也变的冰冷下来,就算久经战阵的田丰听到这个声音都是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上一篇:公共卫生学院2018年研究生学业奖学金评审办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