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387章 我是他的娘子

发布时间:2019-05-15 20:0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87)

      一线天两侧峭壁上有数不清的洞穴,一个洞穴就是一窝冰旅鼠。

      白衣女子只要攻击其中的一个,就会令所有冰旅鼠群起攻击他们。 无论是谁,只要被咬上一口,就是死路一条!  君九辰止步了,白衣女子暗暗松了一口气,恢复了之前的淡定。 她握紧飞镖,仍旧保持瞄准洞穴的姿势,站起来。

      君九辰冷冷看着她。

      她也冷冷看着君九辰,那张玄色面具在昏暗中给人一种异常安静和诡异的感觉。

    面具遮挡了她整张脸,就露出了一双眼睛来,那是一双凤眸,此时此刻的眼神,三分犀冷,七分傲慢。

      君九辰不语,她亦不语,两人对视,僵持。   孤飞燕原地站着,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嘀咕,“看什么看呀!”  她这话是不满君九辰看白衣女子,还是不满白衣女子看君九辰,这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她说完这话后,白衣女子就出声了,“看什么看呀?有本事你就动手!”  君九辰其实不是在看她,而是在权衡动手的后果,思考动手之后,如何带孤飞燕逃脱。   他冷冷道,“族长已经下了禁令,不许任何人进入冰原,你的胆子不小呀!”  白衣女子立马冷笑起来,“原来,你们是雪族的人。 ”  君九辰不承认也不否认。 他既是故意让她误解,也是试探她。

    就她的反应看来,他很肯定,她并非雪族人。

      这一线天极其隐蔽,哪怕是雪族之内,知晓的人也不多。

    他也是经手雪族里的心腹而得知的。

      此白衣女子,看样子是盯着冰原很久了。   她是什么来头?  除了他和大皇叔,还有多少人也盯着冰原?知晓凤凰虚影的事情?  白衣女子并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但是,她从君九辰刚刚的身手看得出来,君九辰并不对付。   她虽然不乐意,却还是求和了,“你们也是偷入,咱们也算是同道中人,何必相互为难?”  君九辰没回答,也没有转身,而是面对白衣女子,一步一步往后退。   白衣女子看着,呵呵冷笑起来,“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本姑娘?还是,怕本姑娘?”  君九辰仍旧是看着她,不理睬。   白衣女子的手至今都没有放下来,紧握飞镖,保持着随时袭击侧壁洞穴的动作。 君九辰顶多是提防,而她绝对是紧张,却又自欺欺人,不认。

      就这样,君九辰一步一步后退,白衣女子一步步往前走,相安无事。   渐渐地,白衣女子放松了一些,不自觉认真打量起君九辰。

      她发现他的双唇性感,下巴轮廓如雕,单单是下巴的线条,就给人一种英俊冷毅的感觉,极有男人味。   她从来没有对哪个男人好奇过了,此时此刻,竟忍不住想知道眼前这张银白假面之下,会是怎样一张俊美的脸。

      只是,很快,她就为自己这个想法而感到好笑。

    谣姨说过,“好看的男人,比好看的女人更加蛇蝎心肠,更得提防。 ”  她握紧手里的飞镖,止步。 待君九辰后退了好几步,她才又继续往前走,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她这一回可是身负重任而来,容不得半点闪失。   三人就这样子一直走了许久,终于,白衣女子看到了出口,约莫五十步远。

    她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琢磨着到了出口,如何才能脱身。

      孤飞燕自然也看到了。

    她看得出来君九辰的武功明显胜过白衣女子,她知道,一旦离开一线天,君九辰就不会轻易放过白衣女子。

      她特意转身过来,低声,“臭冰块,还有五十步左右就出去了。 ”  君九辰没做声,手往却后伸来,拉住了孤飞燕的小手。 这刹那,孤飞燕心跳咯噔了一下,差点停掉!  君九辰的手好凉好凉,甚至在颤抖。   寒症!是寒症要发作了!  他看似不动声色,其实是在强撑,不让白衣女子瞧出任何端倪。   孤飞燕虽然吓着了,却很快就淡定下来。 她将小药鼎接下,召唤出药王神火后,立马塞给君九辰。

      她特意偏头,朝白衣女子挑衅地看去。

    白衣女子早就注意到君九辰往后伸的手了,见孤飞燕这举动,立马朝孤飞燕看来。   两个女人四目相对,各怀心思!  白衣女子眼底闪过了丝丝狐疑,她早就看得出孤飞燕不会武功,而打了孤飞燕的主意。

      如果在出一线天的时候,她能拿下孤飞燕,自是可以威胁道君九辰;若是不能得手,好歹也为自己逃跑争取时间。 而现在,看道君九辰牵着孤飞燕的手,她有些迟疑,到底该不该动手。

    若不动手,还有其他什么办法,能脱身?  她笑了笑,故意嘲讽地对君九辰说,“这小丫头是你妹妹吧?都还未出去呢,就牵上了?怕她走丢了呀!”  君九辰表情如故,没有回答。   不是他不回答,而是他一回答,必定露陷。

    此时此刻,他浑身都开始发冷了,冷得好似快要被冰封掉。

    这一回寒毒的发作无疑比上一回更加猛烈、迅速。

    哪怕药王神火在手,都不可能马上就为他驱寒,而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一旦让白衣女子发生端倪,后果不堪设想。   君九辰不语,白衣女子故作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你是怕我对她怎么着吧?”  君九辰极其隐忍,眉头皱都没皱一下,依旧挺直腰杆,保持一定的节奏,一步一步后退。 若非孤飞燕知晓真相,怕是她都瞧不出他的异样,何况是白衣女子!  孤飞燕距离他最近,都已经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

    药王神火阻止不了寒毒的爆发,只能等爆发出来再驱寒,她是知道的!而此时此刻,他有多煎熬,多痛苦,她也是知道的!  终于,她心疼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但是,至少让她可以让他止步,让他不必这样强撑挺着腰杆。

      孤飞燕戛然止步,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君九辰,她大声说,“我才不是他的妹妹,我是他的娘子!”  她仍旧抱着君九辰,从他身旁探出脑袋来,故作撒娇,“相公,我累死了,咱们歇一歇,再走!”  白衣女子立马看出此举有诈,可是,她万万想不到真相,她只当孤飞燕要耍什么花招了。

    她更加戒备,不敢靠近……。

    上一篇:第386章 陈老板?(求月票)

    下一篇:第388章 哥仨不火(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