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颜倾朝野玉彼苍,夜焚琴全章节阅读完结版

发布时间:2019-05-15 14:2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46)

    男女主角玉彼苍,夜焚琴的小说,由夜心绝泪创作最新超热门的小说叫《颜倾朝野》,故事内容新颖,值得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六月的风吹在脸上,像极了婴儿娇嫩的双手抚摸脸颊的感觉:“姐姐,你说这次我们先去哪儿呢?”夜弃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脸的舒适。 ...“画策,老四说的也正是为娘和你爹所担心的,方才你们看的那封信不单单我们玉家收到了,太叔家、华家、夜家也都收到了,所以我们不得不未雨绸缪,你的武功在家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有你在我们就多了一层保障。

    ”林俏儿走到这个牛脾气的老二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道。

    听到娘这么说就算是玉画策心里再有什么不满也全部烟消云散了,点头道:“儿子听娘的。

    ”“恩。 ”林俏儿满意地点点头,转而看着老三、老四:“老三、老四,你们准备准备就趁早出发,该如何出发你们自己决定。

    ”“是,娘。 ”与此同时,夜家——“爹,让我们去吧。 ”站在外头的夜家双娇听到屋内父亲与哥哥的谈话推门而入。

    书房内夜依空端坐上位,夜闲庭闲坐一旁,看到妹妹进来,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点儿:“你们两个人说的什么话!武林大会怎么能让你们去。 ”“哥哥。

    ”夜焚琴见哥哥这样说,转而看向父亲:“爹,女儿知道爹爹与哥哥为了这封信上的内容已经伤了一整天的脑筋了,而且女儿也知道这件事绝对不简单,爹,看来是皇帝不想让我们过好日子了。 ”“妹妹。 ”夜闲庭见她这么口无遮拦,吓得连忙起身打开门看看门外有没有其他人。 “焚琴,来到爹身边来。

    ”夜依空看着女儿的一举一动,忽的觉得这个女儿有些不同。

    “爹。 ”夜焚琴走到父亲身边不解地看着父亲。

    夜依空看着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儿,转头又看看面前站着的女儿,这两个女儿这般的样貌要是走在江湖上,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

    转念一想:罢了,若真是那样也是她们命里的宿命:“既然这样,那这次的武林大会就由你们姐妹二人前去,记住去的时候多带上些人。 ”“好。

    ”两个女儿微微一笑,应了下来。

    刚刚走进来的夜闲庭听到父亲这般说,急声说道:“爹,怎么能让妹妹们去,她们又不会武功还是女子,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还是让孩儿去吧。

    ”“不必。 ”夜依空摇摇手:“我担心要是你去的话,他会有什么动作,而焚琴和弃琴去只是告诉他我们夜家去了,至于派了两个不会武功的女儿去他也说不出什么,信上只是说让我们夜家派个人去参加武林大会但没说要夺魁,所以无需担心。

    ”“可是,爹。

    ”夜闲庭还是有些担心。 “不必再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她们可是朝廷的郡主,他亲自封的郡主,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一旁的华家——“老爷,这可如何是好?”坐在一旁的华夫人夜飞羽看着手中的信。

    只见华家的当家华国安想了一会儿:“让云走去。

    ”“云走?”华夫人看了看老爷,而后不解地问道:“老爷,云走不是我们家的人,他只听听音的话怎会听我们的呢?”“那就告诉他,要是他不去就让听音去。 ”华老爷也被这封信给弄得快没办法了。 “老爷。

    ”华夫人还是担心。

    “告诉他,他没必要赢,只要让江湖中的人知道我们华家有人参加就行。

    ”片刻之后“云走,这次去了武林大会之后你就不用回来了,你帮了我们华家这次就再也不欠什么了,自此之后你的恩也便报完了。

    ”华听音得到父亲的命令后,不得不听父亲的话让云走前去武林大会。 站在一旁的黑衣男子一言不发两眼呆滞,似乎没有一丝的光亮,听完华听音的话之后仍是一动不动。 华听音见他半天没反应,刚想做些什么,却听到一向不喜说话的云走说道:“你是不是,非他不嫁?”“呃?”华听音先是一愣,可也听出了他的意思,云走跟在自己身边这些年,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情意,但是感情有时是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的,自己对闲庭哥哥的感情已是不能改变的。

    “我知道了。

    ”云走听到了自己心裂的声音低着头走了出去。 就在这时窗外“呼”的一阵风吹过,风力大的几乎要将路上的行人刮了一个跟头,周围的树木也被它吹得“衣发”凌乱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太叔家——“权人,这事你怎么看?”“爹,母亲的身体一直不见好,皇帝这封信看来是势在必行啊!”太叔权看了看手中的书信眉头皱起。 “恩。

    ”太叔坚眯了眯眸子:“权人,你说我们要是不去的话,他会如何对我们呢?”太叔权明白父亲的意思:“爹,要是我们太叔家不听他的话的话,那他明着不会对我们有什么举动,但暗地里却不知道他要动什么手脚了。 ”“呵呵,权人,再过几日星儿就要回来了,咱们在家里好好的热闹一番,说不定星儿一回来你母亲的病就好了。 ”“是,孩儿这就去准备。 ”太叔权走后,太叔坚看了看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眉头紧皱:“看来又要有一场大雨了……”六月的风吹在脸上,像极了婴儿娇嫩的双手抚摸脸颊的感觉:“姐姐,你说这次我们先去哪儿呢?”夜弃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脸的舒适。

    上一篇:颜倾朝野玉彼苍,夜焚琴

    下一篇:颜闸村: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提升村民幸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