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388章 镇水阴倌(上)

发布时间:2019-05-15 20:3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91)

      杜预的道歉很真诚,几个忏悔者当中,只有他明确表达了后悔之意,也许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可能会采用另外一种不牵连男孩的方式去报复敌人。

      被折磨疯掉的灵魂此时就坐在船上,河水平静,木船随波飘荡。

      没人知道终点在哪,这就好像是一艘飘在黄泉上的孤舟。   剪不断因果,理不乱情仇,该来的总归要出现。   王显头深埋在胸口,杜预是杀它之人,不过此时此刻坐在这孩子身边的是我。   阴寒之气从它身上四散而出,怨念如一条条细锁在它苍白的皮肤上滑动。

      我脑中回想北斗大神咒的咒语,手中点点星光闪耀,这鬼物如果敢袭击杜预,我会第一时间将它拦住。   也不知道王显有没有听懂杜预的话,它散发恶臭的身体上不断渗出浑浊的污水,头发遮住了眼睛,尖细的手指上有四道明显刀伤,那应该是用刀者不小心自己划到的。

      刀子刺入肉中,如果卡住了骨头,用力拉扯之下很容易伤到自己。

      从这几道伤痕我就能想象出当时的场景,王显被恐惧和愤怒逼疯,笨拙却又果断的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刺向那个夺走了自己一切的后妈。

      这是杜预一手导演的悲剧,但是如果在这之中,王显的家人能多给他一些理解,多给他一些关注,这场悲剧很可能会避免。   我坐在船上和阴魂并排,心中却思考着人间的是非冷暖。   杜预用心理暗示逼疯王显只为复仇,他偏激有罪,但是把杜预逼到这种程度的却是王显的父亲和后妈。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未婚妻子被杀,工作丢失,被灰溜溜的赶出城市。

      这些仇恨在心中发酵,已经让杜预疯狂,变成了一个冷静的‘疯子’。

      也许正因为他曾经有过这样的遭遇,才会在我被江家逼迫走投无路的时候出手相救。

      他应该是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当初被押往法庭时,我也做好了越狱的打算,只要有一线生机,我就不会束手就擒,而一旦我越狱成功,江家必定会成为我猎杀报复的目标。

      站在自己的立场来看,杜预的行为似乎可以理解,只是无论我如何为他辩解,王显终究是无辜的。   杜预坐在船头讲起他和王显之间的故事,回忆如流淌的河水,随着木船一起漂远。   一开始他的确只是想要利用王显,但是和这孩子接触深了以后,杜预多次准备收手。

      他脱去西装外套,卷起衬衫,将手臂露出。

      结实的肌肉上是一道道用刀片割出的伤疤,他面目平静,换上了那一如既往的微笑:“每一次我想要收手,都会在胳膊上割一道口子。 疼痛能提醒我,所有给予凶手的善,那就是刺向死者的恶!无论是被淹死的KTV公主,还是我的未婚妻,血债必须血偿!人情关系大于法律的潜规则,在我这里不适用,如果我得不到公平,那就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拿回来!”  “我为了复仇,毁了你一生,你跟着我折磨了我六年,我不认为这能抵消掉我的罪孽,所以我渴望有一天能够和你见面,不管你是让我偿命也好,要我赔偿你也罢,我都会答应你。 毕竟,我用尽各种手段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到来。

    ”杜预蹲在王显面前,脸上看不到丝毫恐惧,这一幕似乎已经在他脑海里幻象过无数次了。   “杜预,冷静,我有办法保你。

    ”手中星光外露,从男孩身上滴落的水渍无法进入我一寸之内。   “不用了,我从不畏惧死亡,自然也不会害怕鬼魂,我毁了它一辈子,它要我用命来偿还也不过分。

    ”杜预笑的洒脱,他这些年在国外为华人社团工作,见过很多黑暗的东西,一颗心早被历练的波澜不惊了。   “我一直觉得身边跟着某钟东西,只是不敢确定,希望能跟你一起直播就是了确定它是否存在,答案我已经找到,就没必要再拖累你了。 ”杜预朝我轻轻拱手将一张金色银行卡递给我:“全城通缉、直播杀人,你比我当年强很多,这张卡里有我的一些积蓄,希望能帮到你。 今天我恐怕是走不了了,后面估计还有难关,你要小心。 尤其是那个十一号,我怀疑他没死,这满洞浮尸必定跟他有关系。

    ”  说完后杜预一扭头看向王显:“我跟着你赎罪,哪怕一直被留在这黑漆漆的洞里半死不活,我也陪着你,当年你唯一的心愿就是得到关爱、找一个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 ”  杜预说着竟准备跳下船去,我一把将他抓住:“疯了?浮尸已散,马上就能出去,别做傻事!”  “这是我欠他的。

    ”杜预并非故作姿态,他挣开我的手,伸手摸向王显的头:“我第一次见你是在报纸上,之前的三个月,你我素未谋面,但是却无话不谈,感谢你的这份信任。

    ”  手掌将要触碰到王显头发时,王显一直低垂的头慢慢抬起,那是一张很单纯的脸,可惜,越是单纯的人越会被伤害。   杜预的手并没有碰到王显,那张单纯的脸很快改变形状,恶毒和痛苦占据了大部分,只有少少一丝的犹豫。   “不好!它要伤你!”杀生之仇岂会因为短短几句话而改变,执念是鬼魂存在的基础,执念散去,魂飞魄散。   我一把推开杜预,张口念咒,手中星光乍现,好似北斗星君,重拳挥向王显。   它受到惊吓,转身跳入河中,河水一丝涟漪都没有溅起,木船上只剩下一个被河水泡的掉了漆的手机。

      “高健,你这是何必?王师和金周哲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浮尸反扑,你我都无法离开,还不如我留在这里赎罪。 ”  “赎罪的方法有一千种一万种!谁规定非要被囚禁在这黑漆漆的山洞里才行?”我怕杜预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一手抓着他,一手握浆飞速划船:“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老实待着,我邀你入局,那就一定会带你出去!”  木船在通道里前行的很快,但是没过多久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河水下面出现一片片漆黑的人影,数量还在不断增多。   “高健,它们从后面追来了。

    ”杜预出声提醒,在船尾方向,亦有水草般的黑色长发在飘动:“你自己走吧,我虽然没有直接动手,但王显自杀跟我有脱不开的关系……”  “少废话!划船!”我将船桨扔给杜预,手持北斗大神咒对着幽暗的通道尽头高喊:“十二个参与者死了十个,你的目的差不多也该达到了吧?如果再不收手,别怪我跟你鱼死网破!”  手中星光闪耀,这张得自女主播的符纸绝对是天师书写,道蕴十足。   通道中并无任何回应,浮尸拥挤向木船,很快我和杜预将变得寸步难行:“一旦我用出北斗大神咒,体内那一丝先天真气必将被抽干,进入虚弱状态,而且北斗大神咒只有一张,万一使用过后,对方又使出其他杀招,我将再无底牌。

    ”  双眉一凝,我心思转动,干脆收起了北斗大神咒,一手按住肾窍,暂时压制住妙真心法。   “水鬼也是鬼,你躲在幕后操控它们,今天我就试试看,是你的控尸之术巧妙,还是我的鬼术霸道!”  一步踏出,我站在船头,阴气肆虐,森寒之意透骨而出。

      “阴阳有令,幽魂超度皆得飞仙!如违此令,打入幽冥,化骨扬尘!”  。

    上一篇:第388章 哥仨不火(求月票)

    下一篇:第389章 户主(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