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日媒梳理日本“政客摇篮”政经塾今昔:从政将不是唯一方向 感情是什么样的

发布时间:2019-06-10 08:2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79)

    日媒梳理日本“政客摇篮”政经塾今昔:从政将不是唯一方向 感情是什么样的

    日媒梳理日本“政客摇篮”政经塾今昔:从政将不是唯一方向2019-06-0906:32:02参考消息网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日本《每日新闻》6月6日刊登记者饭田宪的报道,题为《日本“政客摇篮”松下政经塾的今昔》。 现将文章摘编如下:把没有势力的年轻人送入政界培养了包括日本首相在内许多国会议员的松下政经塾正面临转折点。

    近年来,希望进入松下政经塾学习的人当中,连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的名字都不知道且对政治领域并不执着的人正在增多。

    松下政经塾创设到现在已经40年。

    把“没有势力、名气和金钱”的年轻人输送到政界的经验诀窍,最早就来自松下政经塾。 它的历程也值得被书写在政治史当中。

    这里就重新思考一下松下政经塾存在的意义。 从今年开始,我对正在松下政经塾就读的学生、老毕业生、熟悉该塾的人士共约40人进行了采访,5月10日至12日在网上连载了《通讯·松下政经塾的40年》。

    此事缘起于今年春季的统一地方选举。 想要成为议员的人不够多,年轻人脱离政治已成为一个明显的现象——在思考这一课题时,政经塾掠过脑海。 毕业于政经塾的众议员野田佳彦2011年成为首相,政经塾也一度广受关注。 但在那以后,就没有太听人提起政经塾。 “现在也有希望当政治家的年轻人在叩响政经塾的大门吧”,本来以为正在政经塾就读的学生会提供正面的答案,但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首先回顾一下政经塾的历史。 政经塾是松下幸之助个人投资70亿日元、于1979年6月创设的。 与大学不同的是,政经塾毕业生没有学位,那里也没有专职教师。

    但是,学生全部全职住读,并有研修费用,金额相当于大学毕业生首次就业的薪酬,可以说待遇优厚。

    据悉,原因在于,在父子两代议员和当过官员者较多的永田町,存在着营造环境培养年轻人成为政治家的想法。

    政经塾不保证学生毕业后就会怎么样,但第1期招生时,全国有907人报名,最后仅有23人合格。

    政经塾毕业生中第一个当选国会议员的逢泽一郎回忆说,“在视终身就业为理所当然的时代,进入政经塾的都是些刚刚毕业就舍弃稳定道路的冒险者”。

    1993年的众议院选举中出现的“日本新党热”,成为政经塾最初的转机。

    当时一下子有15名政经塾毕业生当选国会议员。

    那以后,政经塾毕业生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国会议员。

    2009年民主党政府上台后,其内阁部长中有多名政经塾老毕业生。

    但是,仅仅3年后,民主党政府下台,“政经塾的牌子”也受到社会严重质疑。 自民党夺回政权的2012年众议院选举中,政经塾第30期毕业生有1人当选众议员,自那以来,30期以后的毕业生再没人当上国会议员。 分析认为,其原因在于,政党开始公开招募候选人,个人成为政治家的渠道已经多样化。 不过也有看法认为,“在依赖‘风口的选举中,政经塾毕业生很难获胜”。

    政经塾的研修内容也会因为塾长办学方针的变化而变化。 同时,近年来学生们的关注点也呈多元化,比如女性权利的恢复、防止再犯罪、农业的信息技术化等等。 政经塾塾长佐野尚见指出,“与其谈天下国家,不如解决身边的社会课题,持这种想法的年轻人增多了。

    ”今年3月中旬,我进入政经塾进行体验,与2018年春入学的5名39期学生朝夕相处。 年龄在26岁至36岁之间的他们,每天从早上6点开始晨间研修,直到傍晚都要听课,再把自习时间算进去,他们平均只有3至4小时睡眠时间。

    并非全部学员都有志于成为政治家,个人经历也各不相同,比如有人当过律师,有人当过大学讲师,还有为非政府组织工作过,但从他们身上能强烈感受到一种想法,即“希望把社会变得更好,哪怕只是好一点”。 希望入读政经塾者减少今春仅录取2人其中有不少学生的朋友和家人并不支持他们进入政经塾。 即便如此,在这样的环境下用4年时间钻研自己的课题,这在其他的政治塾和经营塾都还做不到。 “这不是轻易得到政府承认的政治塾。 为了坚定‘意志需要时间磨砺”。

    一名学生的话让我记忆犹新。 他似乎不对政经塾的牌子抱期待,而是充分利用政经塾这个“器”,把重点放在毕业后应该干什么上面。

    不过,政经塾面临的环境也很严峻。

    近年希望入读政经塾的人呈减少倾向,第40期仅有2名学生。 据政经塾相关人士透露,“实际情况是很难搜罗人才。 只要在年轻人中没有影响,势必会每况愈下”。 政经塾从2020年度开始将调整研修体系,这也体现了其危机感。 政经塾准备了“国会议员”“行政长官”“社会企业家”3个领域的研修项目,在招募学生方面加大了力度。 上述举措能否奏效尚不清楚,但我认为不必用国会议员的人数多寡评价政经塾。

    政经塾老毕业生中,一些人作为地方议员和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致力于地区的课题,在政治以外领域的活动引人注目。 我认为,倒是这些人的存在潜藏着未来改变政经塾运作方式的可能性。

    松下幸之助在大约50年前日本高速经济增长期曾预言,“很快日本将走投无路”,力陈“必须着眼于100年后培养领导人”。

    我认为,幸之助注重的人才培养理念,现在仍然被政经塾传承,虽然在形式上有所变化。

    (编译/刘洁秋)。

    上一篇:基于串级反馈系统的容错控制设计 传统十论

    下一篇:2018年的一句话经典语录,经典说说语录 情感咨询师报考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