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十七回 贪念种祸根)

发布时间:2019-07-08 08:0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56)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十七回 贪念种祸根)

      颜蕊一直对当日在董公馆看见和听见玉灵兄妹见面的事和所说的话耿耿于怀。 几日后,玉灵与颜蕊行走在大街上。

    突然颜蕊问道,“玉灵,你哥哥真的很有钱吗?”玉灵不明白颜蕊为何突然问起这件事,突然又想起前几天在董公馆门口见哥哥的事,笑道,你甭相信我哥哥的话,我哥哥是在胡说呢!颜蕊哪里肯相信玉灵的话,说道,“怎么会是胡说呢?不然他怎么会说出带你离开的事?”玉灵听后说道,我哥是逗我开心呢!他成天在赌房行走,哪会有存钱?颜蕊听后不服气说道,谁说在赌房不能一夜暴富的?玉灵正欲回话,只见峰巅垂着脑袋迎面走来,玉灵叫了一声“哥!”峰巅一见是妹妹,原先丧气的脸顿时乐开了花,玉灵见状便会颜蕊说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哥哥肯定又输钱了!”然而峰巅迎上来忙问玉灵是否考虑好离开董家的事?玉灵听了说道,“还在说胡话!”峰巅听后,自信说道,“输了又怎样我有的是钱!”玉灵听后忙问,你真的有钱?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峰巅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吞吞吐吐说不出所以然,玉灵见哥哥说不出钱财的来历,便认定哥哥只是胡说而已,所以便招呼颜蕊离开了。   夏林薇应贾军长之邀到贾公馆做客,直到天黑贾凌峰还送她还离开。

    临走前,贾军长还在他们身后大喊,让夏林薇有空常来做客。 对此,夏林薇受宠若惊。

    贾凌峰开车送夏林薇回董公馆,夏林薇无意透过车窗看见雨夜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掠而过,后来还想起来是董公馆的颜蕊!然而天色已晚,颜蕊冒雨去哪里呢?第二天早上,夏林薇便向玉灵打听颜蕊的事,听玉灵说从昨晚至现在都没有看到颜蕊!闻言,夏林薇更加确定昨晚看见的背影便是颜蕊!夏林薇来到庭院时,正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的颜蕊,林薇便问道,“颜蕊,这么早你是要出去还是刚回来?如果要出去也太早了;如果刚回来也太晚了!”听了林薇的话,颜蕊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最后吞吞吐吐说道,“昨晚我是回家看我奶奶了!”说完便匆匆逃离。

      颜蕊昨晚到底去了哪里?如果真的回家看望奶奶,为何又回答的吞吞吐吐?原来昨晚颜蕊并没有回家看望奶奶,而是去了赌房找峰巅了。

    她一直对峰巅有钱的事深信不疑,所以便趁玉灵不注意去找峰巅。 她两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峰巅见颜蕊投怀送抱,怎能拒绝?三言两语便让颜蕊把自己的清白之身献出,也不知颜蕊是否会为今日之事而悔恨终生?这也是后话。   次日,天已放晴,天空一片明朗,空气也格外新鲜。 昨夜突来的骤风急雨,让董翔飞他们累得够呛。

    董翔飞他们刚刚走出帐篷,突然从女生帐篷传来,“不好了,不好了,雪梅发烧了!”闻言,三个男人急匆匆钻进了帐篷。 见雪梅生病,王博振突然蹲下身来,急切说道,“我来背她下山!”大家也不敢耽搁,便把雪梅扶在了王博振的背上。

    随后董翔飞便把董家常去医院的地址告诉给王博振,王博振背着雪梅,仿佛背着全世界,在崎岖路滑的小道小跑,好几次都差点滑倒,但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赶快背雪梅下山,找大夫看病,只有雪梅康复了还能心安!  董翔飞他们见王博振背着雪梅先行离开,他们也随后下山。

    当董翔飞牵着夏林霜的手时,冰雪儿与傅国峰的心里也是别样滋味。

    突然,冰雪儿脚下一滑,冰雪儿疼痛得叫了一声,“哎呦!”大家立即围了上来,查看还知是扭伤了脚,而且还特别严重,不能继续行走了。 傅欣颖看了看哥哥和夏林霜,便提议让董翔飞背冰雪儿下山!毕竟他俩是表兄妹,也不会传出闲言碎语。

    其实傅欣颖心里也是知道哥哥心里是喜欢夏林霜,故意这样说的。

    董翔飞也没有推辞之理,只好答应了。

    当董翔飞把冰雪儿背回董公馆时,冰雪儿却早已在他的背上睡着了,毕竟昨晚突来的骤风急雨让他们难以入眠。 董翔飞把她轻轻放在客厅沙发上时,冰雪儿醒来,便说,“到了?”对冰雪儿来说,在表哥的背上是一段幸福的时光,却又是如此短暂。

    见冰雪儿没事,母亲秦碧惠也就安心了。 冰雪儿环顾客厅,问道。 “妹妹怎样了?”此时,秦碧惠还发现雪梅没有在客厅,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董翔飞便把昨夜与今晨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闻言,秦碧惠便打算去看望女儿,本来冰雪儿也要前往,但自己的脚扭伤,刚刚敷了药水,确实不能步行,所以只能留在董公馆。   当董翔飞和秦碧惠她们刚刚走出董家庭院时,只见月霞气踹吁吁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喊到,“不好了,不好了!”翔飞他们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月霞急切说道:“是关于诗思的事!”说话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交于董翔飞。 董翔飞展开信纸,在一旁的娄祺看了,连连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原来信里详细讲述了诗思被抓的过程,以及司徒涛要在八月十五那日要与诗思喜结连理的事。

      董翔飞忙问这封信是从何得来?月霞听后说,昨日下午吴枫来找弟弟邵峰,并留下这封信。 其实,这封信从何而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事他们知晓诗思被司徒涛所困,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救下诗思。 众人说话间娄祺却突然晕倒了,于是大家又七手八脚把娄祺扶进客厅,最后只有秦碧惠和陈佳佳去看望雪梅。

      雪梅醒来时还发觉自己已经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了,而床边只有王博振一人。 见雪梅醒来,王博振一脸惊喜,“你醒了!”雪梅听后,轻言问道,“我不是在山上吗?”原来雪梅病后的事没有印象,说话间,雪梅便渐渐撑了起来,依靠在床头。   “雪梅!你没事吧!”突然,秦碧惠和陈佳佳跑了进来,母亲急迫问道。

    听王博振说女儿没事了,她两也就安心。

    此时,秦碧惠还注意房间的王博振,立即向他致谢。 雪梅见状,不知为何母亲要感谢他?秦碧惠用手指指了指她的头说道,“你呀,要不是他背着你下山来医院,还指不定你怎样了呢?”此时雪梅还知道自己是被王博振背下山的事,顿时有些感激羞愧,“谢谢了!”王博振也没有想到雪梅会对自己道谢,憨厚道,“不用谢!”从后来的聊天中,雪梅还知道姐姐下山时扭伤了脚,心里甚是担忧,但听说姐姐她们已经回到董公馆,也便安心。

      翔飞他们得知诗思的下落后,他们便商量营救诗思的办法,然而她们想了许多办法,但都被他们一一否决。 正当他们焦急时,只听娄祺说道,“让我回去吧!”娄祺的话音刚落,众人便坚决否决了,让娄祺回去,岂不是把她推入万丈深渊?娄祺听了大家的话,便说只要能救出诗思,她宁愿牺牲自己!大家都相信娄祺为了救出诗思肯定有这样的决心。 这时邵峰突然提议道,“不如把我的那帮朋友叫来,大闹婚礼!”月霞听后,嘲讽道,“得了吧,你那一帮朋友小打小闹还行,真的动刀动武就成缩头乌龟了!”听了姐姐的话,邵峰也不再搭言。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正当众人犯难时,董翔飞说道,“我们不能与司徒涛硬碰硬,只能智取!我倒是有一个办法!”顿时大家来了兴致,立即问是什么办法?于是董翔飞把他深思熟虑的营救方案告诉他们。

      【颜蕊因为贪心而与峰巅苟合,她是否会因为利益的缘故而做出伤害身边人的事?董翔飞他们最终得知了诗思的下落,然而却不知该如何营救诗思?讨论了许久,董翔飞想出一条智取的方案,到底是什么方案?是否会救出诗思?待续……】。

    上一篇:粉色的橘子(2 心甘情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