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八十三章 做了大佬又如何?司礼监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08:3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7)

    第八十三章 做了大佬又如何?司礼监最新章节

    钱是我凭本事借的,为什么要还?二叔大抵是这个想法吧。

    这心态,就跟后世那些网文作者一般——要稿没有,要命一条!再催我更新,我就进宫当大佬!因为怀里揣得大多是铜板,二叔还得用手捂着,免得叫高起潜听到铜板撞击声,那样,虽说改变不了不还钱的事实,但总归,二叔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羞愧的。

    宁,我欠天下人,虽然良心不安,但总比天下人欠我,不安良心的好。 御马监的大门和天下所有衙门一样,坐北朝南,但是在整个内廷而言,却属它最气派。 仅是大门都比司礼监的大上一倍,门上匾额的衙门名称,据说还是当年太祖皇帝亲手写的呢。

    门前蹲着两只不知是狮子还是麒麟的怪物,张牙舞爪的,每回二叔来都想拍它两巴掌。

    在台阶下,二叔调整了下呼吸,带着些许忐忑和期待,毕恭毕敬的进了门房,递上牌子,说明来由后,自有当值太监核对,尔后进去通禀。

    门房管事的是个长随,可比二叔年轻的吓人,看样子都不到二十。 人比人,气死人,看人家年少有为,再看自己,二叔不免有些自渐形愧。 这长随倒也和气,指了指长凳,示意二叔坐着等。

    二叔却连忙说坐不得,也不敢坐,自个摸到外面墙角下蹲着。 见状,长随和门房的几个小火者都是笑了,但也没人说二叔什么。 二叔为啥不坐?他这是贼精呢,在宫里混了二十年,能不晓得规矩?大小衙门的那些长凳是能随便坐的,这一屁股下去,至少五枚小平钱呢。 二叔舍不得这钱,他还是抱着一点指望,说不定侄儿只是另外有事,尚未归乡呢。 家里穷,自己这亲弟弟、亲叔叔不能不帮一把啊。

    为了怀里这点钱,他是能借的都借了,老脸刷遍了整个马场,哪能随意“挥霍”呢。

    皇城里可不比积水潭那边,规矩可大着,二叔就那么蹲在墙角下傻傻的等。

    一泡尿也憋着,生怕去方便时错过了见刘公公。

    不时有人从御马监出来,看到墙角蹲着个傻大个,都是忍俊不禁。 因为不远处就有大树,这人脑子坏了,不到树底下蹲着,偏在这墙根晒太阳。

    对那些人的奇怪和笑声,二叔丝毫不以为意,根本不往心里去,不管是谁出来,他都站起来满脸堆笑的朝对方点头哈腰。

    二叔为何这么做?他不是真傻,他只是要让人家记住自己。

    只不过,别人有本事通过其它手段让人对自己印象深刻,他却只能靠装傻充愣这个办法。 这办法,也很心酸。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二叔则是,有所为有所为,有所不为也要有所为。 目送又一个青袍太监远去后,二叔蹲了下来,接连几番起身又蹲下,腿也有点酸麻。

    轻捏了捏小腿肚后,二叔忍不住轻叹了一声,他如何不想向那些大珰们一样风光,一样被人簇拥,被人奉承,被人巴结着。 可是,他凭什么呢?侄儿那日在湖畔与他说的那番话,他回去不是没想过,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出人头地,不是想想就行的。 想要去甲字库,光有钱可不成。

    忽的,二叔有些自嘲,他都年近五旬的人了,还想着什么出人头地呢。 像他这种连老婆孩子都卖了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奢望老来风光呢。

    想到被自己卖掉的老婆,二叔没来由的更是心酸,这婆娘二十年也不知给人家生了几个崽,自己头上可是绿得发亮。

    偏,这帽子是他自己亲手给自己戴上的。 人,活到这份上,做个最强公公又能如何?老老实实,本本份份挺好,就是家里肯定要对自己失望了。 不知良臣那孩子回家后怎么跟他爹说呢?二叔正胡思乱想着,门房有人叫:“李进忠,可以进去了!”“哎,来了!”二叔一激动,从地上起身,迅速跑向门房。

    门房那长随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挥手让他跟一个小火者进去。 提督太监刘吉祥刘公公今儿当值,正在公房批示文书。 二叔被领进去后,“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刘吉祥面前,诚惶诚恐之中带着万分喜悦道:“小的李进忠给刘公公磕头了!”说完,“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 “嘿,倒是个实诚人。

    ”刘吉祥放下文书,放声笑了起来,“得了,起吧,这头磕的,咱家看着都心疼。

    ”“公公面前,哪有小的站着份!”二叔一脸殷切的笑容,却是不肯起来。 刘吉祥一乐,随他去了,问了一句:“你几时认得东宫王公公的?”“王公公?”二叔一愣,一脸糊涂,“哪个王公公?”“王安公公。 ”刘吉祥微微带笑的看着二叔。

    二叔是真不知王安公公是何人,他摇了摇头。

    刘吉祥见了,心下颇是奇怪,这李进忠不识得王安,王安为何要点名调他进东宫?不过想了想,却是没有刨根问底,以证这李大傻子是不是有事瞒着自己。 他笑了笑,道:“李进忠,你在积水潭马场这两年表现颇是不错,咱家向来不亏待人,所以特地赏你个好差事,你过两天便去东宫当差吧。 ”到东宫当差?二叔打刘吉祥那里出来,脑瓜子还困惑着呢,隐约有些不安,因为他在马场干的好好的,刘公公却突然将他打发到东宫,莫不成是陈宏公公那里告了自己状?二叔是真不想去东宫,因为东宫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然而,这件事不容他拒绝。 走到外面时,才想起自己没向刘公公求情,请他给家里的事照顾一二呢。

    奈何,他现在没法再回了,就这么闷闷不乐的从皇城一路耷拉着脑袋回了积水潭。

    二叔走后,刘吉祥将负责马场人事调动的写字太监丘全叫了进来,告诉他将李进忠的手续和东宫那头交接一下。

    丘全一脸为难道:“刘公公,积水潭那边本就缺人手,现在却要将李进忠调到东宫,怕是陈宏那里不乐意。

    ”“无妨,咱们御马监有一阵子没进人了,你到左安门那看看,物色两个机灵的补给陈宏。

    咱家调他一个,还他两个,他能有甚话可说。 ”刘吉祥不以为意,挥手打发丘全出去。

    丘全出来后,却是精神一振,因为刘公公这是送他钱呢。 只要御马监补人的消息在左安门那帮自宫白当中一传,他丘公公可就是大忙人了。 不过,转念一想,丘全觉得这消息不能传出去,因为他手头有现成的两个人选。 胡广和沙千刀还是不错的,隔三岔五就给自己送钱,这回得着机会补人,不若就给他们个机会,也趁机拿下那个潘寡妇。

    那娘子,倒是个尤物,这回须直捣黄龙才行。 丘全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五指,一股傲然之气腾然而生。

    上一篇:鱼与熊掌,只是诱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