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218集:一瞬永恒,更衣面圣!

发布时间:2019-08-19 17:2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3)

    第218集:一瞬永恒,更衣面圣!

      梅花树下,悄然静立的身影,如惊幻梦的一双眼,紧觑着眼前的人,哪怕时隔两年未曾相见,依旧还是那么的熟悉。   曾记否,他们在战乱中相遇,那一日,他在自己最绝望的一刻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如划破黑暗的晨光,为自己带来希望。   战火无情,而他们却是因战而生情,并无什么浪漫的故事,也没有起伏的波折,有的只是两个人的默默相守,温暖彼此的心。   她从不愿意束缚他,因为她知道他的志向,身为一个妻子,她能够做的,就只有在背后的默默支持,为她照顾好家里,哪怕,是留在皇城中为质。   一夜夜,多少次从梦中惊醒,曾幻想过无数次的重逢,如今就在自己的眼前,曾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身影,现在就在她的眼前,一时,竟不由得为之一愣。

      “是你回来了吗?”  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来到岳峰的身前,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抚向了岳峰的脸颊。 她是那么小心翼翼,害怕眼前只是梦幻泡影,她稍稍一用力,所有的一切,就会破碎,消失不见。

      手掌触摸脸颊,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气息,仿佛惊醒了岳峰承继的所有属于岳飛的情感,霎时,瞳孔中血色翻涌,莫名的愫念衍生,让他不自禁的呢喃开口呼唤:  “孝娥,是我,我回来了.......”  这一刻,他就是岳飛,他只是岳飛,岳峰让出了身体的掌控权,将一切还给岳飛,他不知道,因果律力的牵引下,岳飛究竟能够支撑多久,但这已经是他能为岳飛和他心爱的女人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岳雷、岳霖、岳震三个小子,静静的站在一旁,不敢上前,不敢说话,生怕打破了父亲和母亲的重逢,他们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岳飛,李孝娥,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在梅花树下,风起时,殷红的梅花飘落,落在两人的身上,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在这一刻,岳峰的心里忽然明白了一句话,况天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原来,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一个人,就算能长生不死又怎么样?到头来,不过是寂寞一生,比死还要痛苦,反而短暂的相聚,可以让人死而无憾。   不管过去,曾经经历过多少次的离别,不管未来,前途生死未卜,那都是不是事实,事实是,在这一刻,岳飛和李孝娥,他们两个在一起,哪怕只是一瞬间,但对他们而言,这就是永恒!  这一瞬间,这天,这地,这个世界,就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永恒国度!  隔世的重逢,如昙花一现,却也算是弥补了上一世,两个人至死未能再相见的遗憾,很快,快到不及眨眼的一瞬,这重逢便就成永别,眨眼之间,消失不见,瞳孔中的血色,如风吹云烟,点滴消散。

      岳飛最后残存的一点执念渐渐消散,对他来说,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已经足够了,只要能够看着她安好,他此生再无遗憾。   剩下的,唯有满腔的抱负,报国的忠心,他也相信,托付了他的希望的岳峰,或许.........能比自己做的更好!  因果牵引下,随着岳飛的彻底离开,岳峰重新掌握了身体。

    这时候,他还抱着李孝娥,于一刹那间,身子忍不住的为之一僵。

      同一个人的怀抱,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这一瞬间,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李孝娥连忙从他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脚下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她红着眼看着眼前的岳峰,目光逼视,上上下下,将岳峰看了又看,随即,整个人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夫人,让人去给我准备热水、官袍,稍后,为夫还要进宫面圣。

    ”  岳峰努力撑持着,放大属于岳飛的情感,但很可惜,他虽然可以是岳飛,可却不是李孝娥心中挚爱的那个人。   “是,夫君。

    ”  李孝娥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她的夫君,但她却没来由的感到一阵莫名的疏离感,这种感觉,仿佛,她与眼前的人,才只第一次见面。   不得不说,女人总是有种天生的敏锐感觉,尤其是在面对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这种感觉会变得格外灵敏。

      对此,岳峰感觉很无奈,可他已经尽力了,他能够将属于岳飛的情感全部都给她,但是,岳飛的情感对他来说,始终只不过是一部分。

      全心全意爱一个人,和将一部分感情给一个人,对女人来说,感觉终究是不同的。

      压下心中的疑惑,李孝娥应声而去,她想着,或许是分别太久,两个人才有这样突然的.......殊异感觉,都老夫老妻了,日后待分说也不迟。

      因为她知道,她的心里或许可以只有夫君和孩子,可她的夫君却不行,他是一个英雄,拯救于国家于危难的大英雄,他的心中,除了爱人、家人,还有江山社稷,天下万民!  也许,这就是作为英雄的妻子的无奈吧。   随着李孝娥的离开,院子里,转眼间便就剩下岳峰和三个孩子,他一手一个,将岳霖和岳震抱起,带着岳雷往书房走去,沿途,他与三个孩子聊着天,问他们在家中都看了什么书,学了些什么,孩子们争相回答,父子之间,相处的倒也还算和谐。

      在北地征战许久,回来的途中,也是波折重重,半点也不太平,此刻回到元帅府,与几个便宜儿子一番嬉闹说笑,岳峰顿感精神一松,心情似乎也变好了不少。   可惜,开心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不多时,李孝娥差侍女来报,说是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岳峰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将身上的烟尘尽数洗去。

      难得的轻松,可能就只有这么一次,很快,他就要进宫面圣,这对他来说,是一桩不小的麻烦事。

      以他现如今所拥有的实力,不管是自身的力量,还是岳家军的实力,都足以让他不必畏惧宋高宗,但他却要小心,不能崩了自己的人设。   这就是单纯的元神穿越的无奈,因果线的局限,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否则,万一崩了线,因果反噬,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他既要面对宋高宗的刁难、罪责,又要维护自己忠臣的形象,同时还不能放弃北伐大业,收复山河的志向.........  我去,这次任务的难度,真的很不小啊!  但是,伟大的劳动人民不怕困难,为国家,为人民,哪怕有再大的困难,也要迎头而上,解决困难,就算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夫君,官服已经准备好了。 ”  李孝娥不愧是岳飛的贤内助,虽然岳飛已经离家将近两年之久,但一应官服,却都保养的很好。   凭着岳飛的记忆,再加上李孝娥的从旁协助,岳峰很快就穿上了官服,因是要去皇宫面见皇帝,所以他穿的是朝服。   如今的他,身为征北大元帅,已然位列一品大员,按照宋朝的官员着装规格,上身穿朱衣,下身系朱裳,衬以白花罗中单,束以大带,再以革带系绯罗蔽膝,头上则必须戴进贤冠,倒是各种佩饰,戴与不戴,可看个人喜好。

      “夫人,为夫这就要进宫面见陛下,家里还需劳烦夫人好生照料。

    ”  与李孝娥道别后,岳峰拿上玉圭,登上了一辆马车,直往皇宫而去........  “陛下,征北大元帅岳飛,殿外求见!”  金銮殿内,宋高宗正在作画,他画的是一幅江山烟雨图,眼见着就要完成,忽闻内侍太监禀告,手一顿,竟在江山烟雨图上划出了一道大大的墨痕,惹得他不禁为之眉头一皱:“好贼子,坏了朕的江山宏图...........”    。

    上一篇:越来越多车间选用节能环保冷风机用于车间降温;任丘市正蓝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