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第十五章 冰河捕鱼

发布时间:2019-05-16 12:25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7)

    Iliveinthatbuildingwithmyfamily我想要买一幢明亮的房子给我儿子住。IwanttobuyformysontoliveinPutonyoursunglasses,SallyThesunissoAdarkBbrightCblueDred你能告诉我去第一中学的路吗?CanyoutellmeNoMiddleSchoolWecanlearnEnglishwellmanywaysAinBbyConDover安是个聪明的女孩今天她穿牛仔裤看起来很时髦。

    所以,就保留这个英文名吧,这样才能慢慢体会影片所要表达的涵义。  先来介绍片中男主吧,他叫拉克希米,不是你我眼中的大“帅锅”,但却对自己的妻子用情很深。带她看电影,妻子坐在自行车后座觉得不舒服,换到前面自行车大梁上坐,也很别扭,拉克希米就改装了自行车后座,加装了一个座位。逛街想给妻子买花戴头上,放眼望去,所有妇女都戴着那明晃晃的黄色花,于是他骑车自己去采摘那叫不出名字的纯白的小花,逗得妻子眉眼笑成花。

    第十五章   冰河捕鱼

    第十五章冰河捕鱼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5/1421:48:49  雪橇最终穿过人群,停在了靠近冰河北头的岸边,或许是由于这里女真族人比较少,白音避免同他们产生纠葛的原因吧,萨巴尔是这么想的。 卸下驯鹿之后,萨巴尔把他的战马黑狸子也解开了皮绳,牵到了岸上露出草尖的雪坡上,他发现附近也有不少马,那些马大多数是鄂伦春猎手带来的,因为鄂温克人喜欢使用驯鹿他们极少养马。

      “快来帮我搭围子,先弄好睡觉的地方!”白音摘下面罩冲他喊道。   “那好,你在这等着,待我去那边砍几根树条来!”说罢他望了望东边朝着不远处的山坡走去,他的小腿每走一步,都深深地陷进皑皑的积雪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白音感到一丝内疚。

    因为直到今天,他身上依旧只穿着那一件爷爷的旧皮袍,这样的天气里,林木中人都围裹的只露一双眼睛,呼出的白汽很快都在须眉上结成一层冰霜。 她自己里里外外穿的这般厚实,还感到阵阵寒意呢,但是他从没有对她说过一句冷。

      不多久,他拖着一堆新砍的桦木杆子回来了,从那整齐的茬口上可见他腰间的那把长刀是多么的锋利。

      “我计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十二根,你帮我扎起来吧!”他喘着白汽说道。   “我得先打扫出一块没雪的空地才能扎围子,咱俩分工,你扎骨架我扫雪行不行!”白音的话貌似是商量的语气,实则不容他不从。

      萨巴尔没有和她废话,他转身去干自己的活了,不一会儿白音就用铁铲清扫出了一块干净的土地,她回头看萨巴尔时,突然看到他正背对着她,蹲在地上像是拿着蒙古刀削木头。 白音气不打一处来,觉得他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于是她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雪,攥成了一颗雪球朝着他的背投去。

      “嘿!你干嘛呢,我都干完了,你还在偷懒!”  “你懂什么,专挑简单轻松的活儿干,就知道吵吵!”他头也没回继续干着他的活,这时白音踏着雪走了过来,她发现萨巴尔已经用刀,在好几根木杆的顶端掏出了整齐的方口,她以前从没有见过有人在这上面动心思。

      “你挖空干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儿来!”说罢她继续去整理雪橇上的东西去了。

      不一会儿萨巴尔开始了组装他的龙骨,这时白音过去帮忙,她惊奇地发现萨巴尔竟然将那些独立的木杆,通过剜出的孔槽牢牢的咬在了一起,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组合方式比用任何绳子捆绑都结实多了。

    原本想着挖苦他的话没了,白音说道:“你到挺有办法,以后这活儿就交给你了!”  萨巴尔没有理会她,不一会儿龙骨搭好了,他试了试觉得够结实,这时白音拿来了毡皮子和麻绳,用绳子把毛毡紧紧的扎在桦木杆上,片刻一座简易的圆锥形住所就搭建了起来,白音在里面中央的位置,用石块垒了一个火塘,四周则铺上了几层干透了的桦树皮和老兽皮用来隔潮,到此为止一个临时的住处竣工了。   休息片刻萨巴尔道:“该去抓鱼了吧?”  “走吧,你得帮我拿着工具,好好的跟我学捕鱼的本事!”  “我看你只会吃鱼吧!”萨巴尔挖苦道。   “等着瞧,小孩儿!”白音自认为渔猎的技巧丰富,待会定会让他瞪目结舌佩服的五体投地。   此时远处的猎户们已经开始捕鱼了,随着他们的欢呼,不时地远远看到一条条活蹦乱跳的体型肥硕的大鱼被捞出冰面,这么大的鱼萨巴尔从没见过,因为在他的记忆里蒙古人很少吃鱼,但凡水里的东西他们都不吃,飞禽的肉他们吃得也不多,对于蒙古人来说走兽的肉和奶才是主食。

    白音告诉他那些鱼中有银色的鲤鱼、红色的哲罗鲑、长着花斑点的狗鱼等很多不同的品种,这是萨巴尔头一次研究鱼。

      “看够了没有,帮我凿冰!”他们选了处冰层薄厚条件好的地方开始了凿冰,但是凿了没几下白音就感觉出了一层汗,此时她意识到有些事,女人的确比不了男人,但是她又是个不服输的人。 萨巴尔接过她手里的冰镐和铁钎并没有立马下手,他蹲在冰面上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白音凿开了一半的冰层,发现这里的冰层目测得有一尺多厚,青灰色的冰层底下看似平静,实则掩盖着滚滚急流,怪不得人们都说东北是白山黑水,这冰面下简直就是一片漆黑的无底洞,让人浮想联翩。   萨巴尔觉得最省劲的办法就是,先用铁钎在冰洞点周围凿出一个圆环,然后再从圆心开刀一举将冰层打穿,随着他铿锵有力的双臂上百次起起落落之后,冰层终于打穿了,清凉的河水冒了出来融化了冰渣。

    此时他顾不上休息,又开始了第二口冰洞的开凿,白音说为了确保能够捕到鱼,至少要开凿三个冰眼才有保障,于是萨巴尔一口气在附近指定的三个点连开三洞。

    这时塔斯哈也跑来了,萨巴尔见它身上没有伤口,只是毛上蹭了许多雪和灰,不用见肯定与猎狗们一番纠缠。

      “萨巴尔你看有动静!”忽听白音一声惊呼,只见她手里的钓绳颤抖着从冰窟里扯上来一条活蹦乱跳的长着斑点的鱼。

      “是狗鱼吧?”萨巴尔上前去抓。   “嗯!是条大狗鱼,呵呵我的运气还不错是吧!”她一脸喜悦。

      “狗鱼好吃么?”萨巴尔好奇的问道。   “狗鱼的肉不太好吃,一般我们逮到都不吃,把它给塔斯哈吧!”说着白音扔给了一旁翘首期待的塔斯哈,黑狗一口咬住斑点狗鱼,跑到一边去了。

      萨巴尔发现白音的那条细绳上面,拴着四五个锋利的针钩,有铁的也有用骨头打磨成的,白音在针钩上面放上了诱饵等它们前来上钩。

    其实冬天捕鱼主要是利用新鲜的气孔来吸引鱼儿,那些鱼儿在冰下几个月不见明媚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实在是憋闷坏了,一感受到上面的冰层开了冻,就以为是春天来了,继而拼命的上涌,这时猎手们的机会就来了。

      在这三个冰窟中,白音还下了一种用极细的线编织成的网子,只要鱼的腮壳钻到网眼里那它们的死期就到了。 另外它们还带来了锋利的鱼叉,这种鱼叉一共有三根齿,在每一根利齿的尖端,还都有一处犀利的小钩也就是回钩,无论什么样的猎物,只要中了它,逃脱只能是梦想。   就在这时,只见中间那口冰眼冒起了泡,悬浮的冰渣卷起了漩涡,白音眼疾手快一下子扎出了鱼叉,瞬间血水涌上了冰眼,一条红色的哲罗鲑张着大嘴滴着血被戳出了冰面。

    只见这条大鱼长约三尺,通体长着暗红色的花纹,它的口中长着密密麻麻的一嘴尖牙,很明显它不是吃素的,听白音说这种鱼能长到比人还长,萨巴尔无法想象。   就这样,到太阳正中的时候,他们已经接二连三的捕到了十几条大鱼,附近的猎户们也是收获颇丰。

    只是在冰河上捕鱼的人,除了嬉戏围观的孩子们之外大多都是男人,像白音这样的大姑娘真是显眼的很。

      。

    上一篇:中矿大信控学院举办2018年暑期社会实践评优答辩工作

    下一篇:南方佳人泪小说 炎子昂苏浅全文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