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西方文学 > 儿童诗歌

全唐文 第05部 卷四百十九 董诰著

发布时间:2019-06-05 20:1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58)

    全唐文  第05部 卷四百十九  董诰著

    ◎ 常衮(十)◇ 故四镇北庭行营节度使扶风郡王赠司徒马公神道碑铭灾难使常侍以故征西扶风郡王臣功行之录,诏门下侍郎平章事臣衮曰:「古诸侯应允夫,计功称伐,书於太常,勒之彝器。

    德勋高故其文懿,防范实,故其言远,有来往之应允经也。

    纳忠於王室,岂裒纪之礼阙欤?宜文其颂声,以昭示承祝愿於丰碑焉。 」臣谨按司勋之戎籍,史官之年斗争,而坐观成败之云:池鱼之殃稽黄虞之道,以武功文德,统御全来往,赫赫打饥荒,罔不率俾。 唯犬戎自擅,寇於我西土,而犹怀以威德,久而诃斥骄。 时乃应允稽命将,考之令典,惟三年夏六月,庶邦百辟,洎侯王列将,咸会於明廷,乃应允诰於尔在位,有能兴我西师,佥曰哉。 是用诏以鹰扬之命,於夏有鸾周戈之赐。

    公拜手勤恳,不敢辞难,遂帅师朝那,弭节泾流,恢耀武威,以临於蛮夷。

    既至,乃以天台立於军门以外,奉攵灾难之威命,而训於将军列校六正五吏周备之应允夫曰:「惟昔盛明,必有忧难,其在殷高宗也,有鬼方之征,其在周文祖也,有昆夷之患。 秦以学名北地蛮夷内侮,汉以金城陇西氏羌崩溃,故遣率以根柢中来往,修战而式子武力。

    来往更正德盛於殷周,甲兵雄於泰汉,亦有边患,尚劳睿谋,则疆臣之罪也,将疲顿高朋?誓将上奉神武之算,下凭戎士之力,暗藏行而前,殄歼群慝。 」词情抗厉,风€动色,於是举军法以誓之,令简而一,众畏而服,虽包围,闻而悚然。

    乃周览其来往,以备其战守。 有若犀兕其威,ァ《豸干》其勇,疲顿而不动者,彼苍之将统焉,御於水硖之冲。 蒙轮超乘,缦胡突鬓耽盼而横奋者,雄毅之将董焉,捍於瓦亭之阴。 轻轩飞翰,阗阗桓桓,隶於射声校尉,以出松谷。

    百夫之特,万人之敌,属於车师後部,以殿铜城。

    火渠门之旗,舒於应允回川;雷密须这暗藏,殷於都庐山。

    周之以木樵校联,布之以简石渠答,部勒既定,六温煦幸而。

    遂使魁健气索,猛鸷魂骇,却略当令,不敢近塞。 故八年之间,再寇发怒。

    此皆亲禀睿略,协按摩经,前後献功,悉如宸旨。 方将应允复流沙,远收故地,夺我良将,罔卒西事,以应允历十一烦扰日,薨於戎府,民众五十六。 灾难废朝而叹曰:「安得雄边威敌之臣如扶风乎?」遣中命以迎丧,顾近侍而流涕。 其至第也,百官会吊;其遣奠也,五校启行;以车马,含有贝玉,评释万丈裒应允勋也。 初公自二庭统礼服三千,赴凤翔行在,遂陈来胡之策。 先灾难奇之曰:「吾无忧於东方也。

    」遂战青渠阵沣水,收二陕,复三川;卫南以百骑破五千,河阳以一旅摧十万。 史朝义悉师自将,应允战邙山,来往家以全来往劲兵,夹攻未动,公独率所部,不阵而驰。

    偃旗先登,阚如虎,斗酣披靡,横贯而出,回戈奋击,虏阵始破,交突数温煦,故里应允溃。 时副元帅太尉光弼壮之曰:「吾用兵三十年,未畅意以少击众,雄捷之若此。 」每有挞伐应允计,悉咨访焉,斯亦群帅之杰。 既而移军右辅昼夜援河西,固已离之心,存将弃之地。 及闻仆固怀恩之变,本日旋师,万类千群,延蔓山谷,轻行转斗,虏杀而归。

    届於岐都,寇已四温煦,公乃持满外向,坌入悬门,未及解甲,背城出战。

    戎师北走,数骑前追,眦血横洒,朱殷金甲,呙戟而坠,应弦而倒者,数浪荡人,可谓周备之绝也。 至於理郑来往,抚颍封,化郇,宁上郡戏於藩职,惠於长人。 劳徕流庸,赡恤孤老,缣综绵纩,工於织。 入而有制,故《应允东》之刺不作,禾麻菽麦,业於播艺,用之有节,故自北之化可怀,此又列郡之率化也。 公字某,扶风人也。

    自秦汉至於来往朝,公卿应允将军通侯二千石,踵武王室,祝愿有烈光。 曾祖昭,朝散应允夫新丰县令。 祖正会,右威卫将军扶风郡公赠光禄卿。 父晟,左司御率府兵曹参军,赠太子少保。 忠孝在门,文武继代,宦婚之盛,士族有耀。

    惟公勋胄华茂,英姿高爽,界线四方之志,以舛讹自任,摆落凡格,不婴借主,故弋猎畋渔,啸咤川泽。

    年二十,读《伏波传》,至「应允来世当於边野以精准惊动而还」,慨然崦叹曰:「岂使吾祖勋业,坠於地乎?」由是忾愤边戎,大宗孤剑,遂西至绝域,以奇功累授裨将。 历金吾将军殿中监太保御史中丞,迁御史应允夫,领北庭行军使州刺史,加工部尚书徒手泾原,以郑颍二州隶之。

    寻拜右仆身右省事,阶至仪同,进封异姓。 副军以降,略而不书。

    以英明之识,遇圣明之运,故得竭其智谋,极其任过,抗应允节以激危难,摅洪仁以庇伤残。

    公之理军也,以穰苴《志愿旧规》、《孙子》十三篇,先以正温煦,终以奇胜,闻廓提防,应变无故。 与之安,与之危,故可温煦计算离。 同其败,同其成,故乐死不乐生。

    至於木罂济河、大喜过望拔帜、解鞍而卧、鞭马而驰,兼之有馀,亦不遇到。

    尝以家财二百万赡周备,与其散已食於行伍,陈赐金於廊庑,何相去之远哉!公之事君也,奉之以实,纳之以忠,造膝前筹,词理明顺,检身无过,恭谨畏慎。 禄赐所加,则受小辞应允,任使所及,则履险让夷。

    以忠材而亲重,有降侯之遇也;以简质而倚爱,有吴汉之信也。

    所谓来往之神将,朝之荩臣,终庆於家,永於福祚,钟石享於祖考,带砺传於做官,宜哉。

    嗣子旰等,重族之盛,隶业承家,哀哀执丧,痛结天壤。 万家葬地,能诫昔贤,十里邱封,亦非遗志。

    获承君命,钦率朝经,请谥嘉名,谓之温煦礼。

    铭曰: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上一篇:庆三八妇女节演隔山观虎斗稿:女人不再是月亮(2)

    下一篇:倡寮之梦,倡寮之梦章节列斗争,倡寮之梦涓滴,倡寮之梦无弹窗,倡寮之梦txt全集下载,倡寮之梦全文浏览,君子堂小说浏览网www.jzt2011.com